對於從小就夢想當科學家的我來說,想當科學家除了想要發明很厲害的東西來改變世界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對於諾貝爾以及諾貝爾獎的憧憬。 但一直到去年十一月,我造訪位於瑞典斯德哥爾摩老城區大廣場北側的諾貝爾博物館(Nobelmuseet),才真正有機會得以理解有關諾貝爾獎、歷來諾貝爾獎得主和阿爾弗雷德‧諾貝爾生平的資訊。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by Acy Varlan 文/溫斯 「笑話已死,甚至還發了訃聞。」這段文字出自華倫.聖約翰之筆,並發表在二○○五年五月二十二日的《紐約時報》。「笑話孤伶伶地死去,」聖約翰這麼寫著,「連一位至親都沒有。」 為什麼我們會覺得某些事物好笑?這不但是哲學問題,也是科學問題:為什麼有些言語,包括笑話、妙語或是長篇故事會激起歡樂與歡笑,而另一些卻不會?完整文章
文/凱利三世(John E. Kelly III)、哈姆(Steve Hamm) 譯/陳以禮 我們希望這些新想法能夠帶給產官學界不一樣的刺激,也希望這本書能對有志於在科技、工程、數學等領域開創生涯的高中生與大學生,帶來一些啟發。 ──凱利三世(John E. Kelly Ⅲ) 另一場規模更大的科技轉型 完整文章
「尼安德塔人與我們來自同一個祖先族群,而且是古人類中與我們血緣最親的『人』,我們自然而然地更希望知道他們是怎麼樣的『人』。而尼安德塔人滅絕的下場更為我們的好奇染上了不安:我們是不是也會遭遇同樣的命運?」──王道還,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