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視角不同,世界就會不同。

生長於台東池上的卑南族男孩,小時候在《漢聲小百科》裡看到被畫得很美的台北市敦化南路,長大之後,果真到了台北,在敦化南路附近的巷子裡租屋居住,還參與了「台北文學季」的工作。這當中不僅是地理/空間位置的變化,也是年月/時間位置的變化,某方面來說,這還是現實與想像、閱聽與工作⋯⋯等種種觀察位置的變化。 某…

【果子離群索書】從鬼地方到仙界淨土,一個人不能做自己,終究會變形

《鬼地方》之後,陳思宏寫了另一部夏日系列的長篇小說《佛羅里達變形記》。 《鬼地方》寫空間,以空間帶出時間;《佛羅里達變形記》寫時間,用時間拉開空間。但兩者都在描述生命的崩壞、混亂等狀態,藉由朝陽、暴雨、陰霾等成長經歷中的多變氣候,呈現束縛與自由、沉淪與脫逃、夢想與失落等對比。 小說寫的是表面亮眼、內…

【經典也青春】我們在此相遇 ——張文薰談前田愛的《花街.廢園.烏托邦》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作者與讀者如何在都市空間相遇?」 這句話回答了本文標題中藴含的浪漫氣息:「我們」,指的是作者與讀者;「在此」,則是文學作品中的都市空間。 多虧了前田愛先生提出的理論架構,擴大了一般讀者如我對文本的理解與想像。不誇張地說,這本書,將從此把我對這本書的平面…

【讀墨使用祕技:電書就要這麼讀!】Vol. 14:網美與人妻的選擇!

文青網美會去朝聖(或打卡拍照之後就閃人)的獨立書店,經營者們多是用心選書的重度讀者,而且,也是Readmoo讀墨的好朋友──是的,雖然有些人認為「紙本」、「電子」兩種書籍載體彼此互斥,但那其實是沒有什麼立論基礎的誤解。就上述的獨立書店經營者而言,他們十分清楚,在服務讀者的層面上,這兩種書籍形式並不會…

哲學家靠經驗能走多遠?魯克萊修之矛和宇宙論論證

魯克萊修(Titus Lucretius Carus)是古羅馬的詩人,用詩作闡述自己對宇宙的看法。在他遺留的著作裡,有一個看法引起大家注意。魯克萊修相信宇宙是無限大的,這並不稀奇,稀奇的是他為此提出的論證,妙到近乎嘴砲。 魯克萊修之矛 假設宇宙有邊界。 假設你站在宇宙的邊界旁邊,拿出一支標槍,往邊界…

到咖啡廳寫作是假文青?心理學實驗這樣說⋯⋯

文/潘怡格 隨著暢銷小說《哈利波特》迅速風靡全球,書迷們也非常關心作者 J.K.羅琳到底是從哪裡來的靈感,可以寫下這麼生動的故事。根據羅琳的自我介紹,她常在英國愛丁堡的一間咖啡館寫作,慢慢的勾勒出霍格華茲這個充滿想像力的奇幻世界。 其實不只羅琳,還有許多的文學家,例如波特萊爾、海明威、沙特、西蒙波娃…

節省是美德;但「節約」才是生活美學

文/劉軒   你有種過花嗎?如果有,你應該有「換盆」的經驗,如果不換盆,植物的根系發育就會受到侷限,人也是──要成長,勢必得先清理出「成長的空間」,如果你覺得人生「卡卡的」,來,我們一起整理、整頓。 從第一講到第十講,我們認識了過去與現在的關聯;接下來的第十一講到二十講,我們將一起探索「當下」與「現…

「台灣的建築,就是台灣的特有種啊。」──專訪《紙上明治村》作者凌宗魁

文/犁客 「我沒有什麼生涯規劃啦;」凌宗魁腼腆地笑,「覺得和文資古蹟相關的工作,我都可以做。」 已經出版《紙上明治村》、《紙上明治村2丁目》的凌宗魁是台灣博物館的規劃師,熟悉台灣各地古早建築及古蹟,致力於文化資產保存工作,尤其是台北城裡的各處情況。「高中唸美術班,但我不擅長畫人物,所以決定畫建築,」…

【評書青鳥】空間應該因你而存在──《房子在想什麼?》林淵源談建築的獨立思考

文/謝定宇 他對建築師身分的思辨與閱讀的自我覺察: 身處在文明世界,究竟我們所在意的是知識在腦中的堆疊狀態,還是將其提供的觀點啟發為生命的養分,作為人前進的動力? 原以為林淵源建築師是位拘謹而幹練的男子,沒想到初次見面才知道他是個留有長髮’瀟灑中仍帶點天真的大叔。他有點靦腆地跟大家說,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