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作者與讀者如何在都市空間相遇?」 這句話回答了本文標題中藴含的浪漫氣息:「我們」,指的是作者與讀者;「在此」,則是文學作品中的都市空間。 多虧了前田愛先生提出的理論架構,擴大了一般讀者如我對文本的理解與想像。不誇張地說,這本書,將從此把我對這本書的平面與線性思考,轉為立體的、穿梭的織針式維度。 完整文章
文青網美會去朝聖(或打卡拍照之後就閃人)的獨立書店,經營者們多是用心選書的重度讀者,而且,也是Readmoo讀墨的好朋友──是的,雖然有些人認為「紙本」、「電子」兩種書籍載體彼此互斥,但那其實是沒有什麼立論基礎的誤解。就上述的獨立書店經營者而言,他們十分清楚,在服務讀者的層面上,這兩種書籍形式並不會相互干擾。 完整文章
魯克萊修(Titus Lucretius Carus)是古希臘的詩人,用詩作闡述自己對宇宙的看法。在他遺留的著作裡,有一個看法引起大家注意。魯克萊修相信宇宙是無限大的,這並不稀奇,稀奇的是他為此提出的論證,妙到近乎嘴砲。 魯克萊修之矛 假設宇宙有邊界。 假設你站在宇宙的邊界旁邊,拿出一支標槍,往邊界丟,當標槍飛到邊界處,要嘛它穿過去,要嘛它彈回來。 完整文章
文/潘怡格 隨著暢銷小說《哈利波特》迅速風靡全球,書迷們也非常關心作者 J.K.羅琳到底是從哪裡來的靈感,可以寫下這麼生動的故事。根據羅琳的自我介紹,她常在英國愛丁堡的一間咖啡館寫作,慢慢的勾勒出霍格華茲這個充滿想像力的奇幻世界。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沒有什麼生涯規劃啦;」凌宗魁腼腆地笑,「覺得和文資古蹟相關的工作,我都可以做。」 已經出版《紙上明治村》、《紙上明治村2丁目》的凌宗魁是台灣博物館的規劃師,熟悉台灣各地古早建築及古蹟,致力於文化資產保存工作,尤其是台北城裡的各處情況。「高中唸美術班,但我不擅長畫人物,所以決定畫建築,」凌宗魁說,「我發現老房子的外觀細節很有趣,就在台北市區到跑、看到就拍。」 完整文章
在這個時代,坐牢已是最佳的選擇? 在大富翁遊戲中,若某人一開始即擁有雙倍的錢幣,其他人便會逐漸發現:不但沒有足夠財力購買新的房產,行進中還要不斷繳納昂貴的租金。無力交租的人只能感嘆:還不如去坐牢!看似荒謬的遊戲規則,卻與現時極不公平的市場競爭,如出一轍。貧富懸殊的急劇惡化已實屬必然! 「合法」的自由市場交易,只是編造出來的神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