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在「異常」標籤下的真實──專訪《屋簷下的交會》作者任依島

文/犁客 「真要說『危險』的話,」任依島說,「我常常覺得,飆車族比精神失序者更危險。」 任依島是資深的社區關懷訪視員,「我們服務的對象是沒有住院的、居住在社區裡的精神失序者。」這些精神失序者,是發病之後送醫、確認,經過一段住院時間之後出院的精神疾病患者;他們出院時,醫院會依規定通報衛生所,衛生所會派…

你腦中的怪奇小劇場,很有可能會演變成停不下來的強迫症

文/大衛.亞當 David Adam 譯/崔宏立、林步昇 我很擔心自己會經由任何途徑感染愛滋病,於是必須再三確認沒有染上愛滋病毒,並留意日常的一舉一動,確保未來也不會感染。對我來說,愛滋病毒無所不在,可能潛藏於牙刷、毛巾、水龍頭和電話之中。我習慣把杯子瓶子擦得乾乾淨淨、討厭和別人喝同一杯飲料;身上凡…

愛聽音樂、自己搭車逛街,思覺失調患者的真實日常

文/任依島 阿榮患有思覺失調症,平日在家裡跟媽媽一起生活。我去家訪時,他總是用一雙像是刻意撐大的眼睛看著我,當我問他吃飽了沒?午餐吃了什麼?他都只能用精簡的字詞回答「有」、「沒有」、「吃飯」或「吃菜」。再多,就會超過他的能力範圍。有時家訪剛好遇到他在洗澡,在那一小時內,我就會一直聽到浴室傳來的水聲,…

80歲才創業成功?肯德基爺爺的人生故事……

文/王薀老師 二十一世紀的黑死病將不再是只有癌症,癌症如果發現得早,處理得好,存活率是極高的,但現在和未來的世紀中,人類最大的病敵將是比癌症更頑固的身心靈疾病,它的範圍也不再只是憂鬱、焦慮、恐慌和精神官能的疾病而已。精神疾病統計手冊之中有大約分類,精神心理方面的種類就有四百多種,這其中還不包括人格行…

「那些人就像你和我,在犯法之前曾經努力掌握自己的人生」

文/娜拉.塞美 談論「邪惡」的書籍和文章目前正熱門。這些作品帶我們見識刑警的偵查作業,領我們一窺法醫的工作內容,並且解說偵緝科學的新方法,所敘述的多半是些兇暴殘忍得令人匪夷所思的暴力行為,而正因為離奇難解而對世人產生了某種吸引力。我們得知了犯罪行為如何在短短一夕之間侵入了普通市民的生活。一般的新聞報…

無法自行進食喝水,被迫躺在自己的排泄物裡,他們說,這是「治療」

文/咪咪.貝爾德、意芙.克萊斯頓 韋斯柏洛州立醫院,一九四四年 患者非常亢奮,處於過度聒噪及過度活躍的狀態,需要束縛,但會奮力反抗。由於患者力氣很大,難以束縛,破壞了大量的約束帶。 持久束縛的程序包括交替使用拘束衣及冷包法。 「脫掉衣服!」邰尼大吼。 我照做了。 「躺在這張床上!」他再次以那種沒必要…

究竟為什麼⋯⋯天真無邪的遊戲會失控?

文/安‧摩根 陽光灑落在樹葉與新割綠草的味道之間。某處有割草機正在吱吱運作,屋子前的街上傳來嗶嗶聲響。我們穿著交換的衣物躡手躡腳地回到小路上,包含鞋子、襪子、小絨球髮飾,全身上下的行頭都調換了。我甚至把頭髮綁成艾莉的兩束造型,也幫艾莉梳媽媽每次幫我梳的辮子,媽媽這麼做是因為她心情不好的時候,就不必費…

她是完美家族中不完美的那人,卻也是讓不完美世界變得完美一點的這人

文/吳佳璇 提起縱橫二十世紀美國政壇的甘迺迪家族,你一定立刻想起,年輕有為卻於總統任內遭 槍擊殞命的約翰・甘迺迪(一九一七~一九六三),甚至隨口背出他的名言:「不要問國家能為 你做什麼,要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你也可能細數甘家老大、老二、老四和老七,還有下一代哪些成員死於非命的家族詛咒,或憶起某件…

【小賴要背著吉他靠近你】我的姑姑是精障者

文/賴儀婷 「這輩子我好像沒有為姑姑做過什麼,也許這會是個開始⋯⋯」我在台上說著這段話,淚水在眼眶裡打轉。這幾年,我花了很多時間面對自己對姑姑的情感和遺憾。 我的姑姑是一位精神障礙者,跟她一起在這個世界活了二十年,我卻沒有真正地靠近過她,直到姑姑過世前,她躺在病床上問我:「妹妹,妳會不會覺得我是一個…

從「賽局意識」找到的食安對策,解決食品業者的「囚徒困境」!

文/王道一(本文作者為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 想像一下在台灣爆發食品安全風暴之前,如果你是正在跟頂新集團競爭的食品業者,你面臨的是什麼樣的狀況?你的競爭對手採用工業級的原料來製造食品,成本比你低、賣得比你好,然後對經營政商關係還很有辦法,能夠瞞天過海,讓一般人以為他賣的東西品質跟你一樣好。在這個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