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身為文學人,這本書有眾多吸引我的部分,首先是作者社會學家、經濟學家暨思想家赫緒曼早年波瀾壯闊的人生經歷,而後是他關於反動修辭的精闢論述,以及最終給予進步派與反動派充滿深意「應善待民主」的提醒。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魯益師即小說讀者熟悉的《納尼亞傳奇》作者C. S. 路易斯,基督徒由於敬愛這位偉大的思想家、神學家而尊稱他為魯益師。 洪財隆博士開宗明義以一句「不論是親愛、友愛、愛情,都應該留意不要過度膨脹,以免招致危險」來說明魯益師寫作《四種愛》的核心主旨。 因為人一旦無限放大自己的愛與被愛,也就可能導致愛的本質的丕變,在彼此關係裡注入毒素。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就是那個應該要到街上告訴一棵樹或者一顆石頭我的死訊的人。可是我沒辦法這麼做。」 「當我嚥下最後一口氣時,艾涅爾已經沒有人能幫我擺脫死亡,我將會是唯一一個,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知道這個消息的人。」 「此刻,她坐在爐火邊的扶手椅上,一如以往,動也不動,安安靜靜,似乎是來告訴我真正死去的不是她,而是時間。」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來自農村寺廟的溝口患有嚴重的口吃,自幼便喪失了與人溝通的「語言」這第一把鑰匙。身為住持的父親過世後,他來到父親舊識主持的金閣寺擔任學習僧,獨留貧困卑微地求生的母親在鄉下。 對他來說自身的存在相較於金閣寺是何等醜陋殘穢,日夜想要親近在心中已幻化為完美理想典型的金閣寺,以確認自己生命的價值。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從小由沒有血緣的外祖母養大的歷史小說名家井上靖,幼年在多方親族爭相拉攏的疼愛下成長,反而看穿了愛的形貌和本質。 幼小的他與飽受宗主家族白眼對待的外祖母結成同盟,等到十二歲外祖母去世時,才回到頻繁轉調的軍醫父母親家中,然而由於求學的緣故,卻又多半一個人寄住在親戚家。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有時只是人影落在水面,便足以令魚逃走。」 日本推理小說天后宮部美幸的複線寫作中,有一個重要的特色是處理日常生活結合社會事件的解謎,且大多由業餘偵探登場,例如《誰?》這部作品,便是由在大企業今多集團廣報室任職的杉村三郎,調查一起交通事故。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作品銷售全球二十億冊的推理天后阿嘉莎.克莉絲蒂,創造出了推理小說史上膾炙人口的私家偵探小個子白羅,白羅在辦案過程中最著名的台詞金句是: 「躺在那裡思考,運用頭腦裡那小小的灰色腦細胞,你就會找到答案了!」 這句話也出現在改編過多次影劇作品的《東方快車謀殺案》。同時,他在問訊證詞時大顯身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後自然、後身體、後人類」,是中興大學林建光老師為這本書所寫的解說的標題。 這部在一個具有意義的年份——1984年出版的作品(不得不聯想到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甚或村上春樹的《1Q84》)以先驅性的故事與人物及場景設定,描繪一個喪失上線能力的「網際空間牛仔」凱斯,經過修整過受僱於某神秘跨國資本集團進行某項任務的冒險歷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讀亂步,像伸手進「恐怖箱」,不管裡面藏了什麼、恐怖與否,光想像就渾身打顫。 激起那一股打心底感到不適的是什麼? 有極度「厭人癖」的亂步,厭人或厭自己的什麼?陰隰的欲念、妄求,腐臭的腥氣,暴力的血忌,潛伏的吮噬?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是一部紙上電影,翻頁間手指能帶起溫柔薰風的閱讀體驗。 揚名國際、奪得國內外各項大獎的繪本作家陳致元,以三年的時間,在2018年推出了17年前的得獎作《想念》全新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