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還記得你上小學一年級時多麼緊張又興奮嗎? 年代不同,每個人的記憶自然有異。在主持人幼時成長的1960、70年代,上小學是無比的大事一樁,父母親的緊張興奮更甚於孩子,而孩子的心理則還摻雜了某種恐懼的心情,那是家中長輩經常掛在嘴邊的告誡——「如果不乖,看老師怎麼修理你!」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提到艾勒里.昆恩這對雙人組合的推理小說作者,可說主宰了從1930年到到70年代的美國推理文壇,既是成功的暢銷作家,同時也創辦雜誌、進出影劇界,扮演了傳教士和大使的推動要角。 而《恐懼的研究》這本較為晚期的作品,為電影小說,以驚人的多重設定眩惑了讀者的眼球,將閱讀推理小說的樂趣推展到極致。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八大奇案》在喜愛「羅蘋探案」的女性讀者心目中總是名列第一,首先當然是因為這本書中以偽名雷納利公爵出現的羅蘋是個「舉止優雅的年輕人,臉龐瘦削,有些蒼白,眼神忽而凌厲,忽而溫柔,忽而輕切,忽而又滿是諷刺。」 這是一種感覺很難捉摸,足以令人產生遐想的形象。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馬丁貝克探案」創下的成績與紀錄傲人。 一、作者為默契極佳的情侶檔麥伊.荷瓦兒與培爾.法勒,他們以每書30章,一人一章的方式接力書寫,且只寫十本為目標,而每一本書的脈絡完整、情節扣人心弦,毫無違和感。 二、本探案系列在瑞典開啟犯罪寫實小說的先河,對古典推理讀者而言簡直是丟下一顆震撼彈,驚呆到紛紛要求退書。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生長在海嘯地震寒害等多災多難的日本東北岩手縣,身後才家喻戶曉的詩人、童話作家宮澤賢治,儘管家中經營當舖還算優裕,但是在精神上和實質生活上也受到無可言喻的衝擊和影響。 然而,對一顆敏感的心靈而言,大自然的力量帶來的不僅只有破壞的瘡痍,也有因敬畏而產生的神祕牽引,以及四季生物生生不息循環的觸發與感動。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秋刀魚之味》全片沒有出現秋刀魚,是我對小津安二郎最深刻的記憶。 一如當年做向田邦子《父親的道歉信》,同事Y說邦子的文章像深夜遠處賣麵茶的吆喝,只聽到小販敲的卡卡響聲,即聞到了麵茶香。 對我來說,小津和較晚出生的邦子共同生活的日本昭和時代氛圍,即使經歷戰火,就是秋刀魚、茶泡飯、南瓜,還有小津自稱的做「豆腐」的。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詩以字句、韻律、意象、思想的錘煉交疊,擄獲受苦的靈魂。 我初時讀到的,對悔之的詩印象是「爆炸般的強度」。 如標題「一切都要在大爆炸中發生」,正是摘自《陽光蜂房》序詩〈在暴風雨前端〉。 再者你看,〈共泳〉裡那句「竟與你傲岸的額頭/互撞」;〈呼痛的石頭〉中「你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如果世上所有文學讀者是一群互不相識的心靈秘密社團成員,他們以某個通關密語來辨識彼此,我相信,「我只是來借個電話」會是其中會心且具份量的一句。 你走進某座森林,有人在小徑漫步;你來到一座公園,有人在長椅上閒坐,也許她(他)手上並沒有一本書,但若你跟對方說了這麼一句「我只是來借個電話」,於是交換眼神,於是你們同時飛撲進馬奎斯的夢中。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先獻上一首詩,是勒瑰恩第〇號作品《風的十二方位》的引言。 「來自遠方,來自朝夕晨昏 來自蒼穹十二方位的風, 吹來生命氣息 吹在我身上,織就了我。 此刻我仍有一息流連 尚未消散 趕緊握住我的手,告訴我, 你心所願。 說吧,我必回應; 告訴我,我能如何幫助你; 在風自十二方位吹來 我踏上無盡長路之前。」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四十年後,讀一本當年直至近前廣受歡迎、影響年輕心靈甚鉅的台灣文學作品,竟然有一種不止四十年,而是一兩個世紀差的感受,這是做為一個曾經非常喜愛這本書,並且為之感動落淚的讀者始料未及的。 重讀經典原來也是一件冒險,但也是極其必要的事。 因為你可能找不到當初為什麼深受撼動的那些點了,你為自己失去的某些東西而疑惑,到底是哪些東西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