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傑米.巴特利特;譯/廖亭雲 「我完全搞不清楚怎麼會這樣,真的搞不懂。其實我根本沒有完全搞清楚自己。」麥可36露出真心疑惑的表情,一邊向我解釋,為何他最近因為電腦存有近三千張兒童不雅照而遭定罪。儘管他持有的內容多屬於「等級一」,亦即犯罪程度最輕的類型,展示色情姿勢但沒有性行為,然而他的收藏也含有更嚴重且猥褻的等級二、三、四類型,而且圖片主角多是介於六歲至十六歲的女孩。 完整文章
文/理查‧布洛克斯;譯/葉怡昕 至少我確定這是一家咖啡館。我身上還有一.五馬克,可以待三個小時,三小時過後收容所就會開門了。我心裡想:「就試看看吧,搞不好裡面很暖和,至少一定是乾的。他們趕我出去的機會應該不大。雖然我是遊民,但是我看起來並不邋遢。」我很注重自己的生活、身體健康、所有物和儀容。而且我也不吸毒,我已經戒毒十年了。此外我看起來中規中矩,雖然比起租房子我更喜歡流浪。 完整文章
文/李佳佳 第一次聽說「朱令」這個名字還是在九○年代,真正有機會認真去瞭解她的故事則是在二○○六年。當時的我還是復旦的學生,每天穿梭於宿舍、圖書館和南京西路的實習單位,早出晚歸,疲憊不堪。從象牙塔初涉社會的好奇、期待與焦慮、失望交織,一切都是新鮮的。 那是一個社交網絡尚未出現的時代,高校 BBS 完整文章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媒體亂象,現象五花八門,原因錯綜複雜。腦子一閃便想起很多令人哭笑不得、搖頭嘆息的荒誕報導,許多粗糙甚至於粗暴的新聞處理手法,真要探究,光是維基百科條文「臺灣媒體亂象」所收,即看得人眼花撩亂。 臺灣媒體亂象如毒瘤,割不斷,理還亂,有的人憂心忡忡,有的人痛心疾首,有的當酸民發砲,嘲諷媒體,奚落記者,有的尋求出路,尋找桃花源。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每一間教室裡,都有孩子是被放棄的。」夜空下,彭瑜亮對陳品諠說出的這句話,觸動了陳品諠的心底某處。 那不是一個浪漫約會的場景,而是兩個帶領學生營隊外宿的老師,夜裡在戶外休息聊天;「阿亮老師」彭瑜亮對「小品老師」陳品諠提起想要辦學的初衷,意外地讓陳品諠思索自己先前對教育工作的盲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