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米果 彷彿一場有夏日蟬鳴相伴的午覺醒來,台南突然變成台灣小旅行必然要朝聖的地方,從短短半天的小吃餵食秀,到兩天一夜美食完全攻略,一直擴散到網路或雜誌甚至 MOOK 各自揭露的私藏路線圖,倘若說得驕傲一點,台南儼然成為一派可以短期衝刺的美食顯學。於是,在外地工作的台南人往往在這種時刻面臨尷尬不知如何回應的窘境。 完整文章
文/許恩婷、黃品棻、邱恆安 老闆是一對可愛的情侶,到澳洲打工時,在麵包廠學會當地特有的點心鹹派作法,於是開了這間小巧可愛,專賣手工派的早午餐店。取名「朋派」,就是和朋友分享的派,也是台語「澎湃」的諧音。鹹派採用手桿派皮做底,香脆可口。 完整文章
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想必許多人都有以下經驗:因為網路、電視、報紙等媒體所推薦某一間餐廳,而甘願舟車勞頓前往。到達目的地後,又再花上幾十分鐘、甚至幾個小時排隊。漫長的等待,換來的,卻只是一句「被騙了!這食物根本就非常的普通啊!」的懊悔。這些,都是因為日漸爆炸的飲食資訊,所引發的飲食焦慮(或可說是迷思)吧。其實。這都是因為媒體、科技、時代觀的轉變,而衍生出來的飲食文化。 完整文章
文/珍妮佛.柯林克 在亞茲德的某晚,我們造訪表哥的老同學,到他們家喝茶抽水煙。他們對於孑然一身來到伊朗的勇敢金髮「湯師傅」(ash-paz,煮湯的人)充滿好奇。 為了娛樂我,他們問:「要不要明天過來,一起在屋頂上生火烤雞啊?」誰能拒絕這樣的邀請呢? 隔天,我與朋友到肉舖買了用番紅花醃漬的雞腿。醃肉散發著美妙香氣。肉販邊把幾公斤的肉裝在舊乳瑪琳桶裡,邊說明他的配方。 完整文章
文/珍妮佛.柯林克 這項活動始於每天早晨,已逐漸成為日常儀式:我踏上險象環生的計程車旅程,在亞茲德的繁忙街道間穿梭,驚險地抵達她位於市區邊緣的公寓大樓。通常我會要求司機中途停車以便買花,而他則煩躁不耐地等待我揀選不知如何來到這沙漠地帶、幾近枯萎的鳶尾花與鬱金香。今天的司機令我感到不適,因而略過這步驟。 完整文章
文/吳家輝 越進步,越容易遺失。淘汰掉的傳統,包含美食,廣東點心是其一。 不是港仔說話浮誇,實情是當今酒樓點心新派 Fusion 花多眼亂上百款,唯獨欠了傳統古早口味叫人無奈。 曾幾何時飲茶最愛大包和雞包仔、隆冬一定要吃臘腸卷和燒腩卷、外公最愛芋角、外婆每次必點西米蓮蓉焗布甸、最討厭的豬肝燒賣,不知何時這些那些都靜悄悄地被淘汰掉,連鴨腳紮、鵪鶉蛋燒賣、荷葉飯和炒銀針粉等亦成歷史。 完整文章
撰文/劉育菁 攝影/張家禎 有一種熱情,一旦點燃,如野火燎原無法停息,經營「路過 CarGo」的二位大女孩,憑著無師自通的一股傻勁與熱情,突破非科班出身的料理侷限,提供安心、健康的藍帶級午餐,創下一頁餐車傳奇。 元月初寒流來襲,位於錦州街、建國北路口的小餐車,強風幾乎吹垮雨傘,但卻吹不散絡繹不絕的人潮。這一天,吳小姐上午九點在「路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