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每一間教室裡,都有孩子是被放棄的。」夜空下,彭瑜亮對陳品諠說出的這句話,觸動了陳品諠的心底某處。 那不是一個浪漫約會的場景,而是兩個帶領學生營隊外宿的老師,夜裡在戶外休息聊天;「阿亮老師」彭瑜亮對「小品老師」陳品諠提起想要辦學的初衷,意外地讓陳品諠思索自己先前對教育工作的盲點。 完整文章
文/泰田.代;譯/謝凱蒂 社交囧星人在聽與說方面都有困難,從受測者在自閉症光譜量表的作答狀況看來,他們比較不知該如何運用務實的語言,這裡指的是在社交場合做有效溝通的能力。我們可以從四個問題場域去了解這種運用務實語言的困難:無法從別人說的話得出意義、話太多、不知道該說什麼,以及說話太過率直。 完整文章
文/凱莉.麥高尼格 我從事意志力的研究時,可說驚喜連連。 其中一個驚喜,就是看似「浪費時間的行為」,其實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幫助我們,而非只是無意義地延宕所有應辦事物。 以工作休息時間裡的閒聊為例,或許有人會覺得聊週末的計畫或上司的小八卦是浪費工作時間的事,感覺像自己做了虧心事一樣。或者擔心自己不好好工作反而在茶水間摸魚,會不會影響同事對自己的信任感。 完整文章
採訪撰文/楊秀真;照片提供/Anna C.C. 【專訪】《咖啡×日嚐》特約主編 因為工作與Anna(以下稱安娜)結識,交換了臉書,見她經常各地探訪咖啡館,而每每拍攝出來的照片與描述的文字,都讓人好動心。問她為什麼會特別獨鍾咖啡,她說: 完整文章
面對這些場合,該怎麼辦才好呢? ◎電梯裡只有我和老闆,尷尬又緊張,該說些什麼好? ◎一個人參加婚宴,沒半個認識的人…… ◎我明明是跑業務的,卻不曉得和客戶聊什麼? ◎剪個頭髮,跟設計師聊天卻成了心理負擔…… ◎探望生病的同事,該說些什麼比較得體? ◎不曉得如何和計程車司機閒聊…… ◎在街上被人叫住,卻想不起對方是誰? ◎長舌的保險員歐巴桑一直不停地對我推銷…… 完整文章
〈我不會說話〉 我一直都很糾結於自己是個很不會說話的人。 睡前總是在反省,今天A子說的那句話的弦外之音,我怎麼現在才意會過來? 那時候B子在聚會場合時這樣的反應,是受傷了吧?我怎麼沒想到幫她圓場? 不誇張,我的每一天每一天,都活在這樣的糾結反省中。覺得自己不夠細膩、不夠瞭解別人的立場、不夠懂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