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在家裡,我們很尊敬牠的,不會叫牠『王善壽』,」黃春明呵呵笑著,「我們都尊稱牠,『龜先生』。」 三十幾年前某夜,黃春明聽見門外有聲音,開門沒看見到什麼,關上門之後卻發現客廳裡多了隻烏龜。既然來了,就有緣份,這隻烏龜在黃春明家住了下來,每日有肉有菜,每年準時冬眠三個月,九零年代黃春明在《人間副刊》發表漫畫時,牠還成了主角「王善壽」的原型。 完整文章
《異鄉人》這本以彰顯人類處境,以及自身存在的荒謬感作為主題的這部文學經典,對不同世代的年輕人,都有著極大的影響力,同時也是席捲二十世紀文學、藝術思潮的存在主義的重要著作。作者卡繆的獨特生長背景,也是讓他寫出《異鄉人》這部極度荒謬且疏離的小說的重大因素之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