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溫蒂.沃克森 凱珊卓.坦納──我返家的第一天 人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只相信自己需要相信的事。也許兩者沒有差別──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事實會躲過人的法眼,藏在盲點和偏見後面,隱身於祈求平靜的飢渴心底。然而事實永遠不會消失,只要我們睜開眼睛、努力去找──只要心夠真,也夠努力,真相便會浮現。 三年前,我和姊姊失蹤的時候,沒有人睜開眼睛。 完整文章
文/Hao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書籍內容很紮實但不複雜,作者用平實的語言詳細說明了關於內向者的一切。 一開始先從腦部構造說明,內向是天生的,並且從簡易的幾個問題來判斷自己是否屬於內向者,接著從人際關係(包括婚姻、社交、親情)的實例來說明內向者通常有哪些特徵,瞭解了內向者的特徵後,再結合前者所說的腦部構造發展,提供最適合的生活建議。 完整文章
文/宋怡慧(新北市立丹鳳高中教務主任) 《生活是頭安靜的獸》在小說結語說:「她腦中浮現出陽光普照的房間、向陽的牆壁、屋外的月桂樹。這個世界,令她目眩撩亂。她還不想離開。」平凡的生活看似單純卻複雜,不純然幸福,也不完全悲傷,憂愁抑鬱卻有深刻的豁達閒適縈繞於胸懷,看似微不足道的人生,卻是如此雋永又富有深意。 完整文章
文/佐野洋子 我小的時候,是否曾對某樣事物爆發出特別的熱情呢?我會把院子裡松葉牡丹的葉子撕下來,摺起來然後丟掉。我也會在排成一條線的螞蟻隊伍上面撒餅乾屑,再一腳把牠們踩亂。 小時候,弟弟躺在柳條編的行李箱裡,而哥哥把小豆子塞進了他鼻子裡面,那時我只是靜靜地看著那一幕。當時的我們,是特別殘酷的孩子吧? 我不知道我的孩子對父母親的愛有多濃。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本文摘自張耀升《縫》,由群星文化出版,加入新作四篇,重新問世。〈回家〉即新作之一。 在台北買了房子後,他開始重複做同一個夢。 夢中的他在深夜時分獨坐床上,太新穎的家具與擺設缺乏生活感,他感覺自己彷彿剛從另一個恍惚的夢境中醒來,環視這個還未熟悉的新房子,一時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完整文章
文/郭強生 面對過往的幸福,對我而言,遠比回憶悲傷還更需要勇氣。 逼視曾讓我受傷的記憶,至少證明我不再懼怕面對。就算偶有黯影反撲,也只像是遙望對岸的濃霧。 在悲傷的回憶中,我才能保持一種戰鬥的姿勢,在空滅頹亡來臨前。 幸福的記憶卻讓我感覺軟弱,因為發現曾經自己對生命的流逝毫無警覺,總要等到成為記憶後才懂得,那就是快樂,而當下只道是尋常。完整文章
文/李雪如 如果身邊有個朋友動不動就告訴我們要正面思考、珍惜當下,聽的人肯定要大翻白眼,可是經常在臉書分享溫暖文字的 Peter Su,卻因此累積了超過 46 萬粉絲,還出版了兩本暢銷書。 他的第一本書《夢想這條路踏上了,跪著也要走完》至今已經銷售 12 萬本,今年初推出第二本《愛:即使世界不斷讓你失望,也要繼續相信愛》,博客來一開放預購就登上熱銷排行榜。對網路世代來說,Peter Su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