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律 記得在念大學的時候,有一年的金馬影展曾經企劃過艾彌兒.庫斯杜利卡專題,播放這位南斯拉夫導演的著名作品。其中有一部完成於1985年的電影《爸爸出差時》,得到了當年的坎城金棕櫚獎。電影的片名饒富趣味,之所以叫做「爸爸出差時」,指的就是南斯拉夫在高壓極權統治時期,劇中小男孩的爸爸被當局逮捕送到礦場去勞改,家人們為了不想傷害小孩只好編個理由,說爸爸出差去了。 完整文章
不想讓唐鳳腦控你,你就戴上錫箔帽──這當然不是真的,唐鳳不會發射某種超能電波控制你的腦,戴上錫箔帽也不確定能不能阻絕這類電波,我們對「腦部控制」的相關想像畫面,來自各式摻雜陰謀論的流行文化載體,可能是漫畫、小說,影集或電影。 但事實上,「腦控」的確存在,而且比你想像得更常見更普及,不需要唐鳳或任何超能力者,面對這種日常腦控,你戴幾層錫箔帽都沒用。 完整文章
文/鴻鴻 〈二二八〉 這個月比其他月份都短少兩到三天 這一天比其他月份都提早來到終點 這一天許多人都提早見到黑夜但這一天來不及結束 就被槍聲打斷被哭聲打斷被埋在灰燼底下上面鋪滿柏油 每一年都有人為這一天道歉但從不知為誰道歉 每一年大家都歡度這一天踩在柏油上去看電影吃PTT介紹的餐廳排隊買換季新品 銅像被蓋上布袋沒有人知道他在懺悔或竊笑 完整文章
文/盧郁佳 多數小說都在剖析個人精神性、心理性的苦,這部小說則剖析了社會性的苦,精采曲折。書中感人的家族羈絆,深情似海,不切割、不放棄,加深了受苦,但也使受苦不止於沉默忍耐,而是讓憤怒發聲串連。 用解決受害者代替解決問題,形同二次傷害 《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那些美好的人啊:永誌不忘,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後,南韓小說家金琸桓以《我要活下去》凝視 MERS 完整文章
文/神奇海獅 面對各種炒房團,羅馬人民如何成功爭取他們的權利? 十字軍怎麼告訴我們,信仰這東西用得不好會致命,但如果用得好,就能製造奇蹟? 假新聞怎樣引爆法國大革命,甚至將瑪麗王后推上斷頭臺? 而當德國剛開始轉型正義時,反對者竟然也說「吃飽比較重要,你們就是在撕裂族群」? 哈囉!大家好!我是神奇海獅。說到歷史,很多人都曾問過我這個問題:「歷史又不會重演,幹嘛學這東西?」 完整文章
文/蔡慶樺 德國這些年產出了兩部與追討納粹罪行有關的電影,都以法蘭克福總檢察署為背景,也都與一位擇善固執的法律人有關。一部是《大審判家》(Der Staat gegen Fritz Bauer,二○一五),另一部是《謊言迷宮》(Im Labyrinth des 完整文章
大家每年都逛國際書展,但不見得每年都注意到哪個國家是那一年的主題國(搞不好根本沒注意過國際書展有「主題國」這事,對吧?別害羞,承認吧);就算注意過那一年的主題國是哪個國家,也不見得仔細弄清楚該國出版品的特色、國內譯作的狀況,或者該國與台灣的關聯。 例如,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的主題國是德國。而大多數人其實從小就讀過和德國有關係的文學作品。 完整文章
文/陳奕齊 「我主張台灣獨立」,幾乎已成為「天然台」(自然擁有素樸台灣人認同)世代,不避諱也相當自然會脫口而出的一句話。然而,在「新國家運動」三十週年,以及民進黨全面執政後的今天,重新貼近並扣問帶著當年「新國家運動」內涵的實踐下一步為何,或許更能以承先啟後之姿,重新因應新時代下的新國家運動。 當年的新國家運動,標舉四大目標: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