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珮芬 〈中二病〉 中學二年級時,他常獨自爬上樓頂 最喜歡看電影裏的女人抽菸 徹夜不睡,在腦中幫未來的自己設計刺青 想像有隻修長的手指 拂過那獨一無二的圖案 笑著問「這是怎麼來的?」 中學二年級時,他堅信自己不可能活過 三十歲,計畫離世前要孤獨地 環島旅行 必然要孤獨地 拜訪所有地圖沒有詳註的地方 必然會和甚麼相遇 神 極光 一座沒人見過的湖泊 或一具完整的屍體 完整文章
文/謝凱特 我們最綿密的時光。睡前。 那些分離時我們無暇顧及對方,想知卻不能知的時間裡,你在做什麼? 睡前,我們試著將彼此錯開的時間軸,併攏,黏合,一如我們既往的習慣,捨棄砸雞蛋般地砸來即時訊息,在各自的心裡慢慢過濾話語纍纍的卵,在時間的水浴法中慢慢蒸烤出漂亮的布蕾。 完整文章
文/薩瓦爾 我們祖父輩的辦公室沒有鋼筋,沒有檔案夾,沒有電梯,沒有電暖器,沒有電話──也沒有裙子。 ──洛靈,建築師 美國政府在一八六○年代開始雇用女性職員。當時有許多受教育的男性職員換下乾淨的白領襯衫、穿上聯邦軍的藍色制服去打南北戰爭。美國財政部長史賓納獨排眾議,率先採取這項措施。 完整文章
文/小鳥茵(知名部落客) OL,曾經是我非常嚮往的社會人身分。我腦海裡的 OL 光景是,穿著合身襯衫跟窄裙,踩著喀啦喀啦的高跟鞋,日日像陀螺般忙轉於蓋章貼貼紙影印文件送茶水這類雜事,每到傍晚就緊盯著時鐘,一旦時針指向 6、分針秒針彈到 12 那個摸門立馬甩上包包下班的迷人職業。雖然聽起來像是<庶務二課>看太多的遺毒,但大概到 28 歲時我都還對 OL 完整文章
文/李全興(「每月一書,以書策展」發起人) 這是我第二次讀松浦彌太郎的《思考的要訣》。 最近也每天照著他書裡提到的方式:每天留一兩段思考的時間給自己,早上,或早晚各一次,一疊白紙加一支筆,思考一些問題,以及筆記下來。時間不需要太多,一個小時就可以。 完整文章
我們需要犯錯,因為錯誤是創造力的原料。 當所有人都忙著幹活時,你只有兩個選擇:要嘛比他們更忙,要嘛跟他們一樣忙。 前者是好鬥、有企圖心的猩猩,後者是講和諧、亦步亦趨的螞蟻。 螞蟻和猩猩是存在於我們內心兩種截然不同的物種, 像螞蟻,我們患了和諧強迫症;像猩猩,我們好鬥且衝突不斷。 我們在這兩種本能之間搖擺不定製造了混亂, 但混亂卻是創造與發展的 DNA,也是個人與企業成長的養分。 完整文章
文/謝文憲 每年年關將近、尾牙季到來時,無疑的,就是公司與公司間,產業與產業間的一場年度經營成績展現的 PK 賽。 員工才來兩周,竟抽到最大獎? 工作二十三年,親自參加過五十場以上的大小尾牙,無論是擔任主持人或是在台下看表演,每一年的尾牙都有不同的體驗,但最讓我津津樂道的,總是每年最大獎的抽獎時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