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被禁上百次,他「被抓、被殺都不怕,就是一路奮戰到底」

文/廖為民 朋友口中的 Nylon(鄭南榕),在國民黨的分類是「福建省林森縣」的外省人第二代,但是他自稱是「福州台灣人」。在他首次求職的履歷表上寫著:「我出生在二二八事件那一年,那事件帶給我終生的困擾。因為我是個混血兒,父親是日據時代來台的福州人,母親是基隆人,二二八事件後,我們是在鄰居的保護下,才…

出殯那日綿綿細雨,詹益樺穿越萬人隊伍,點燃身上汽油

文/廖建華 ◎收錄於二○二○年二月《狂飆一夢:臺灣民主化與沒有歷史的人》,廖建華影像工作室出版。 廖建華(一九九○~) 臺灣嘉義人,畢業於清大化工所,現為獨立影像工作者。紀錄片作品有《末代叛亂犯》、《狂飆一夢》,同時著有同名出版品。 詹益樺給蔡有全的信[1] 哥: 平安,今日透早日頭打霧光時,跟庄腳…

【一週E書】我可以自由地講,我為我講的內容負責

文/犁客 「有時我們容易把一個人神化,忘了他也是個活生生的人。」逗點文創結社的總編輯陳夏民,談起一本他最近編輯的書,講了這麼一句話。 這的確是我們在談論某些「非凡之人」時可能出現的偏頗。 我們當然知道那些「非凡之人」──倡議革命的英雄、衝撞體制的烈士、對抗強權的硬頸平民和獨排眾議的遠矚先知⋯⋯等等,…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總編輯出來面對!

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陳夏民是個各種奇妙的綜合體。 他以年輕編輯兼創業者身分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形象大多正面、充滿能量,有點清新文青感覺,但認識他的朋友都知道他私下相對安靜,喜歡很多古怪俚俗的東西;他在臉書或直播裡推薦閱讀相當熱情奔放,但他當編輯時十分冷靜仔細,他看起來蠻隨和可愛,但某些事情堅持起來其實硬得…

阿樺:我拿鋤頭、挑擔時,常思考他們是怎麼被變成弱者

文/詹益樺 哥: 平安,今日透早日頭打霧光時,跟庄腳仔朝長兄駛著農用車,來到菜市口虱目魚粥阿忠攤位,吃早餐,在吃A時陣,遇到順發仔、水源兄、清仔伯、榮仔,大家攏是農樣A打扮,真有禮貌,從這條街喊到那一條街 A「HO早」聲,他們十分的關心我生活情形,看我有得住麼,或是到他們家吃飯、坐坐諸情形,要離開之…

焚而不毀──鄭南榕與永不屈服書單

鄭南榕(Tēnn Lâm-iông),1947/9/12~1989/4/7 1989 年 4 月7 日,《自由時代週刊》雜誌創辦人鄭南榕,為其一生堅持的言論自由在編輯室裡自焚而亡。 鄭南榕生於發生二二八事件的1947年,在那個從思想到言論皆被嚴格審查控管的年代,他以身試法。三十四歲起,以自由作家身分…

如果在Youtube,一個小說家──專訪伊格言

採訪/犁客;文字/伊格言 小說家、詩人,伊格言或許要為自己新增一個稱號:Youtuber。 有此一說,是因伊格言從2019年10月開始,開始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傳影音節目;但加了「或許」,是因這些影片並非常見的、有Youtuber對著鏡頭(無論是在畫面正中或一角)的那種型式,伊格言的「想法」…

喜劇的言論自由,來自可受批評

假設我要你猜我郵局帳戶裡有多少錢,你猜錯了,代表你的說法不成立,然而你並沒有真的做什麼不該做的事。假設有人私底下知道我的存款金額,並擅自公開,他的說法可能成立,但並不恰當,因為侵犯隱私。 一句話要出問題,至少有兩種方式:這句話不成立,或者這句話不恰當。不成立指的是說法在內容上不符合事實或價值,不恰當…

我們認同的,是什麼樣子的台灣?

文/陳奕齊 「我主張台灣獨立」,幾乎已成為「天然台」(自然擁有素樸台灣人認同)世代,不避諱也相當自然會脫口而出的一句話。然而,在「新國家運動」三十週年,以及民進黨全面執政後的今天,重新貼近並扣問帶著當年「新國家運動」內涵的實踐下一步為何,或許更能以承先啟後之姿,重新因應新時代下的新國家運動。 當年的…

有人只把這裡當成船,但這裡其實是我們的家──《這裡不是一條船》新書發表會

文/鄭南榕基金會 為紀念「新國家運動」三十週年,鄭南榕基金會特別策劃專書《這裡不是一條船》,書名取自鄭南榕手稿、封面為得獎設計師廖小子精心設計,由逗點文創結社出版,選在12月10日發行,不僅呼應世界人權日七十週年,也向三十年前於《自由時代》週刊刊登「台灣共和國新憲法草案」因而收到「涉嫌叛亂」傳票的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