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愛麗絲 快樂可以用偷的嗎?或者,這只是另一項人類與生俱來的使壞本領呢?——《偷書賊》 《偷書賊》裡的莉賽爾,一面騎著車,一面這樣問自己,儘管有深切的罪惡感,臉上還是禁不住浮現笑顏。由一本盜墓工人手冊開始的《偷書賊》,寫下用文字療癒人心的晦暗時代。而真實歷史中的偷書賊,則寫下一樁樁圖書館盜竊案。 內神通外鬼 完整文章
文/杜蘊慈(作家) 《一千零一夜》,又名 The Arabian Nights,「阿拉伯之夜」。一九〇〇年開始,陸續出現了節選漢譯,書名譯為《天方夜譚》,可謂信達雅。於是這個詞彙進入了中文世界,並且與此書在西方產生的影響一樣,從此主宰了中國人對於阿拉伯或者伊斯蘭世界的想像。 起源與流傳 完整文章
文╱張育軒,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當士兵對著和平抗議、唱歌、跳舞的示威群眾開槍時,2011年爆發的阿拉伯之春就逐漸變了調。幾個月後,象徵著這場變革的,不再是揮舞旗幟的平民百姓,而是手持步槍的聖戰士。從突尼西亞延燒到利比亞、埃及再到幾乎整個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之春」,除了最初的突尼西亞成功擺脫數十年的專制統治,轉型成為民主政體以外,其他不是陷入內戰,就是退回原本的專制。 完整文章
文/扎克.伊博黑姆、傑夫.蓋爾斯 1990年11月5日 紐澤西州‧克利夫賽德公園 媽媽從床上把我搖醒:「出事了。」她說。 我七歲,是個穿著忍者龜睡衣的胖小子。對我來說,在天還沒亮就被叫起來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我己經很習慣了。可是只有爸爸才會這樣做,而且是為了叫我起來、跪在我那條有著清真寺尖塔的小毛毯上禱告。媽媽從來沒有天沒亮就喊我過。 完整文章
文/鳳梨 Photo From wikipedia CC by Carlos Latuff 我很喜歡 U2,Bono 的歌聲帶有神奇的號召力,很多時候不聽完整張專輯無法中斷。就像隨意一個搖滾樂團,U2 早年的專輯比較生猛,我尤其喜歡〈Sunday Bloody Sunday〉。這首歌敘述的是愛爾蘭曾經發生過的「血腥星期天」事件。早年的演唱會,Bono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