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合靈異與日本文化 給你最陰暗、詭異與噬人的驚悚

雪女愛上了年輕英俊的樵夫,饒他不死,多年後男子卻背叛了她的真心。 盲眼的琵琶琴師芳一在寺廟借宿,夜夜被武士帶去向神祕貴族獻唱,寺院的住持卻發現事有蹊蹺…… 行刑前,被判死罪的男子揚言死後必回來作祟報仇,主公該如何化解這股怨瘴? 死後的妻子在棺材裡一天天復活,丈夫卻逐漸消瘦,兩人的誓言眼看無法成就。 …

當他親吻腐爛的屍體,也揭開了長達20年的陰謀序幕……

夏末秋初,茂盛的松樹林裡有一妙齡少女躲藏於一棵高大的松樹後面,樹影將她婀娜的身體完全吞噬,在不明亮的月色之下,彷彿徘徊於人間的幽靈。 她的名字叫花紫蝶,人如其名,就像一隻於花間飛舞的紫蝴蝶,高貴而神祕。然而,美麗的紫蝴蝶出現在遍地墳墓的松樹林之中,卻有一份難以言喻的詭異,猶如生於白骨堆中的豔麗玫瑰。…

【陳柏青之大人的廚房】渣渣

油箱探底了待加滿、衛生紙抽了個底朝天需要補貨,本來以為一個整天不過是列車前突後進包夾同一條捷運線好上下班的谿山行旅圖,如今多了加油站和超市大賣場支線,更別說還有銀行要跑、同事飯局要應付,行事曆上待辦事項正繁殖,手機裡訊息喔喔喔不停叫,日子其實是清明上河圖,上頭繁不勝數小人兒小膠泥垛小船帆小橋小桅桿小…

在我們正式認識彼此之前,這一切已經發生了⋯⋯《神祕打字員》

文/蘇珊・林道爾 歐黛麗來面試時,頭髮還沒剪短。她那時要是留著現在這樣的鮑伯頭,我想警佐不會用她。倘若是探長,想必沒什麼意見,這我很肯定。在歐黛麗剪短髮前,我老早就懷疑探長特別喜歡搞怪張揚的髮型,也喜歡敢留那種髮型的女人。 歐黛麗來面試那天,還沒把頭髮剪短,走進分局時,臉上妝容端莊,頭髮紮成一個髻。…

《神祕打字員》一個由錯字開始的噩夢!

這一切噩夢的開端,都始於文件上的錯字, 從那時起,我就沒有回頭的機會了開始的…… 打字員就像是被動的接收器, 不能有自己的聲音,不容許任何誤差。 案件的真相存在於我們的指尖, 一經打字記錄,謊言也會變成事實。 我是玫瑰.貝克,紐約下東城區警局的打字員。 這是我的故事,我成為殺人嫌犯的始末, 你可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