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奇普.希思、丹.希思;譯/王敏雯 一九六○年二月十三日,由約翰.路易斯(John Lewis)、安琪拉.巴特勒(Angela Butler)與黛安.奈許(Diane Nash)帶頭的一群黑人學生,魚貫走進位於田納西州、納許維爾市區的幾間商店,在只准白人用餐的小餐館裡找位子坐下。這是納許維爾市頭一遭出現靜坐活動,目的是為了抗議種族隔離。 完整文章
文/塔納哈希.科茨;譯/閻紀宇 本書的書名來自南卡羅來納州(South Carolina)聯邦眾議員湯瑪斯・米勒(Thomas Miller)的一段話。一八九五年,當南卡羅來納州從以創新作法追求平權的「國家重建時期」(Reconstruction)轉向壓迫性的「國家救贖時期」(Redemption)[1],米勒在州憲法會議上大聲疾呼: 完整文章
十幾年前,美國人發現一件奇怪的事:頂尖大學裡,SAT成績相當的學生當中,黑人在大學課程的成績表現通常比較差。是的,我們知道黑人是弱勢族群,他們在美國的平均收入、成就和壽命都比白人低,唯一比較高的是從事高工時、高勞力和高風險工作的比例。 完整文章
文/張安柏(實驗教育工作者),經作者同意轉載 《絕望者之歌》一書的出現,佔盡天時,地利與人和的優勢要件。挾帶全球對川普當選的集體焦慮,挫敗的菁英資本主義者亟需找到答案的出口;在媒體的強力包裝及推波助瀾下,讓這本書在今年化身為理解川普支持者的最佳解答書。 作者J. D. 完整文章
文/湯瑪斯‧吉洛維奇、李‧羅斯 想像你帶十幾歲的兒子參觀大學校園,遇到研究人員請你們旁觀一場心理學實驗。研究人員向兩位受試者解釋說,他們要進行一場有關基本知識的測驗,在擲銅板決定之後,其中一位受試者要想些問題給另一位受試者,條件是他自己一定要知道答案。 完整文章
文/楊念穎 平靜敘事道出新舊時代衝擊 《上升的一切必將匯合》以美國五○年代的南方城市為故事基底,用三篇短篇小說的篇幅,交錯呈現種族、性別、親子、歷史觀點的衝突地帶。當時,公車上的黑白隔離制度甫解禁,歐康納以精準而帶著嘲諷性的眼光,攫抓住在白人乘客血脈中汩汩流動的種族優越,因為與黑人「平起平坐」,而錯亂身分認同的心理變化。 擅於呈現人性的破敗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在採訪布蘭登‧山德森之前,我曾經幻想過:光是介紹他得過的大小獎項、在全球造成的轟動……好像就足以佔去大半篇幅,是個相當普遍也很可以偷懶的寫稿方式。 但是採訪結束之後,我必須說,穿透那些銷售數字、獎項羅列與翻譯了幾國語言等功成名就的華麗成績單,布蘭登‧山德森是個無比認真的創作者,他的認真,足以讓任何一個被他「感召」的訪者都不忍心偷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