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原刊於【Medium】,經作者授權轉載 ※本文涉及小說《海柏利昂》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前陣子某回餐聚席間聊到丹.西蒙斯(Dan Simmons)的小說《海柏利昂》(Hyperion),朋友問,「裡頭你最喜歡哪個故事?」俺想了想,實在說不大上來,只好回說,「其實都喜歡。」 完整文章
文/吳明益 「別傻了,」祖穆魯德陰沉地說:「我們正在人間建立恐怖統治,只有一件事能夠讓這些酷行合理化:要不就是宗教,要不就是神。反正以某種神性實體為名,我們就能為所欲為,不管多殘酷,大部分下面的笨蛋硬著頭皮也會吞下去。」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臺灣商務70館慶——大師的學徒:關於閱讀的技藝與學習」系列講座首先登場的是「波赫士的魔幻圖書館」,擔任臺灣商務印書館客座總編輯的楊照同時也是該場講座的主講人。他首先拋出了一連串的問題:眼睛瞎了,怎麼讀書?耳朵聾了,怎麼作曲?甚至舌頭沒了味覺,怎麼烹飪料理?五官與五感,是人接觸外界難以或缺的管道,我們如何能想像自己少了一個與世界連結的橋樑? 想像力的無限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沒有活潑圖文和影音聲光不能吸引小孩?百年前,當英美兒童文學從說教開始走向娛樂趣味和教育性,在當時的出版工藝和概念,以典雅的封面,書頁穿插活潑的插圖繪畫,激發兒童的想像力和思考。 佛羅里達大學鮑德溫圖書館的歷史兒童文學網站將六千冊十九世紀出版的兒童文學,全數掃描上網,閱讀介面簡單,讀者可以在線上,一窺一百多年前經典原著初出版的模樣。 完整文章
我是數學白痴,真的。很多人以為唸理科的,數學一定很好,才怪。因為我數學不好,所以才選擇唸生命科學,只是唸了才發現,原來還是要面對不少數學,如生物統計、計算生物學、生態學、族群遺傳學、分子演化,都用了不少數學,更甭提大一大二還得要上的微積分、物理和物理化學。 最近有部電影《天才無限家》(The Man Who Knew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lum leaves 「好久好久的故事,是媽媽告訴我……」 好多故事都是這樣開始的。那些父母為孩提時代的我們訴說的故事,都曾陪伴你我長大,即便隨著年紀的成長,故事內容可能已漸漸模糊,只記得那句開頭Once upon a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