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不止一位作家說過,長篇小說比短篇小說好寫。甚至有作家建議,如果你是個新手作者,就先從長篇寫起。 這乍聽之下不大合理──粗略估算,短篇一篇一萬字,長篇一本十萬字,光是打字時間就差了十倍,想像起來不會比較「好寫」;寫短篇時要重讀或修改前面的段落,稿紙往回翻兩張(或者現在更可能的狀況:滑鼠滾輪向上捲一下)就可以了,寫長篇的話要找就很麻煩(搞不好還找不到)。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那是來自一本書的召喚。」 她永遠都記得那本書終於來到手上時,自己是如何用顫抖的手摸著書封,久久不敢翻開;打開書後,眼淚又是如何一瞬間決堤落下。她一頁一頁緩慢而仔細的讀著,深怕太快就讀到最後一頁。 「對了,就是你了!」這是翁麗淑遇上《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時,心裡的唯一感受。是閱讀,救贖了年少徬徨的她。 完整文章
文/陳慧敏 通往村上春樹文學世界的入口,到底是一座井底、迷宮般的圖書館、海豚賓館的電梯,還是《1Q84》裡的高速公路安全梯?也許,閱讀時老是被你省略跳掉的音樂片段,是非常重要的線索,那裡可能是進入村上春樹文學世界的入口喔。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