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還沒過完,但是年度代表字肯定是「假」──台灣這兩年的新聞搞得還不夠假嗎? 如果有記者斷章取義地抄了上面那句的前半部,民眾搞不好就以為今年台灣年度代表字真的是提早選出的「假」。如果這則假新聞真的出現了,你會不會認出來它是假新聞呢?或者即使真的發生,你也一丁點都不感到意外呢? 完整文章
文/理查.史提芬斯 一個人的臉為何會有魅力?這個老問題一向被認為太過主觀,因此不值得科學界深入探討,但近來事態卻有了不同發展。價值數百萬英鎊的美容與整型手術產業蓬勃發展,代表社會上有許多人願意追求生理魅力。一些近期研究指出,吸引力可能不如你所想、與獨一無二的特徵相關,而且事實甚至還可能完全相反。 雖然不同凡響的面貌沒有影響超模卡拉.迪樂芬妮(Cara 完整文章
文/安奈特.西蒙斯 我們常常把好作品和高標準之間畫等號。如果你正在製作一台機器、設計一個系統等,那麼這種想法是對的。但是,說故事(或是設計符合用戶體驗的事物)都需要經過許多失敗才能設計出讓聽者(或使用者)感到舒適、一眼就愛上的作品。 完整文章
文/段戎 我是一隻金魚 在魚缸裡獨自游泳 嘴巴一張一合 也說不出心裡的寂寞 這是我完成的第一首詩,時間是九歲的國語課上。我記得當天老師朗讀了一些作品,我的是其中一份。我興高采烈跑回家,告訴家人這個興奮的消息(我平常不太愛分享學校的事情),家人也頗有興致,我們玩了一個晚上的詩謎遊戲。那晚的他們大概沒想過,我是一個喜歡寫詩的孩子,也應該沒料到,生命來到第二個九歲,我未曾停筆。 完整文章
文/莊瑞琳(本書作者) 當代的字得到許多不同語言的聲音,卻沒有太多顏色,因為我們急於說出,卻沒有用沉默等待想像。當代的字在現代的速度中散落一地,撿起時串在嘴裡、落在螢幕、劃在紙張上的,是一次次散佚。於是,在當代執意尋字的人,注定要永恆處在散落與失落當中。這種失落的線,我們因為它的漫長叫歷史。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記者必須要能對自己採訪的事件提出解答,否則就不算合格的記者。」 大多數人認為記者應該是客觀的事件記錄者,不是帶著主觀選邊站的意見表達者,但胡慕情到《立報》上班的時候,主管成露茜卻這麼對她說。這句話超越大多數人原來對記者工作的想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