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盛浩偉 說到太宰治—這個早已有名到似乎無需多加介紹的作家—你會想到什麼?殉情?自殺?無賴?《人間失格》?「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似乎不管怎麼回答,最初浮現的答案都不脫這種負面灰暗的印象。那麼,如果換個問法:說到太宰治,你「還能」想到什麼呢? 完整文章
文/茂呂美耶 提起太宰治(Dazai Osamu),我這個年代的人,尤其女性,大概會皺起眉頭,搖頭不語。他害死太多女人了。不過,我得先為太宰治辯護一下,我們搖頭,純粹基於他的私生活過於糜爛,並不表示我們「惡烏及屋」,連他的作品也不屑一讀。反之,我個人相當喜愛他的作品(詼諧、正面性的)。畢竟作家的私生活與作品完全是兩回事。 完整文章
昭和時代的頹廢美學, 無賴男子的自我放逐。 「失去做人的資格」, 太宰治用一句話,一本書,留給我們一個「生而為人,我很抱歉」的背影。 我需要酒、需要藥、需要女人,但也可以隨時不要,只需要死亡。 我不需要愛、不需要自尊、不需要責任,卻又隨時需要,因為這是生而為人的證明。 然而世人是什麼呢?不就是個人的集合體嗎?那麼個人,乃至於人類,又是什麼呢?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08 年,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不但替超級英雄電影定下新的典範、揭示暑期檔商業電影有兼顧類型趣味及深沉內涵的可能,也讓在電影上映前幾個月猝亡的影星希斯‧萊傑(Heath Ledger),藉本片留下了他對反派角色「小丑」(Joker)經典的詮釋及演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