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接連有馬拉松上場,所以漫畫、輕小說及推理作品大量湧進閱讀榜,比拚狀況相當激烈,有以《屍人莊殺人事件》技驚四座的今村昌弘新作,有又要上法庭辯論又要面對黑幫威脅的騙子律師,有「不是要推理出真相,而是要『虛構』出一個『令人相信』的假相來取代真相才能解決事件」的《虛構推理》系列作品,有被小讀者大讚「比《哈利波特》更好看!」的陳浩基短篇連作《氣球人》。 完整文章
有些作者每回出版新作,都能讀出更強烈的企圖及不同技巧的明顯進步。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創作都會試試跨出自己熟悉的領域,可能是結合更多自己有興趣的題材,可能是前往不同的類型探險。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都會想想,能否藉由不同表現形式,讓自己的故事接觸到更多不同的讀者。例如這一位。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些日子訪問作家張亦絢時,聊到類型小說文學獎難評之處,可能包括類型小說大多具備某種樣版,不大容易看出創意。 不是參賽者寫出來的東西一定沒創意,是不大容易出現令人眼睛一亮的做法;類型小說的歷史發展得越久,要做到這點可能就越不容易。 這對有志於創作類型小說的寫作者而言,自然也是個麻煩。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一看這本書的書名,你就知道它是個什麼樣子的故事。因為在某種類型小說當中,這個形式的書名相當常見,幾乎是個像公式一樣的東西;而因為這個命名公式一向是由故事裡的幾個元素結合起來的,所以你光從書名就可以確定這個故事當中至少會有哪些情節。 這個命名公式,就是推理小說當中的「◯◯◯殺人事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