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衛.華勒斯—威爾斯;譯/張靖之 岩層是地球歷史的紀錄,以百萬年計的地質年代,被時間的力量壓縮成僅僅幾公分的地層,有些甚至不到一公分。冰也有同樣作用,像一本記錄氣候的帳本,更是凍結的歷史,某些部分解凍後甚至有可能甦醒過來。 完整文章
文/大衛.逵曼;譯/蔡承志 二○○二年十一月十六日,佛山一位四十六歲男子因發燒和呼吸窘迫病逝。他是這種新型疾患的第一起病例,或者說是流行病學追查確認的首例。他沒有留下血液或黏液樣本,無法做實驗室後續篩檢,不過由於他觸發了其他一連串病例(他的太太、一位來醫院探病的舅媽,以及舅舅和他們的女兒),強烈暗示他染上的是SARS。他的姓名同樣沒有透露,只描述他是一位「地方政府官員」。 完整文章
文/金琸桓;譯/胡椒筒 小說結束了,但人生依舊繼續。 傳染病結束了,但人生依舊繼續。 我想把 MERS 事件寫成小說,是在二○一六年的晚春。距離二○一五年五月,名為「中東呼吸症候群」的傳染病席捲韓半島已經一年。面對 MERS 事件一周年,很多媒體都想採訪痊癒的病人或遺屬。我從幾位記者那裡得知,很多 MERS 受害者都不願受訪,我好不容易聯繫上幾個人,他們委屈的哭訴著 MERS 完整文章
文/盧郁佳 多數小說都在剖析個人精神性、心理性的苦,這部小說則剖析了社會性的苦,精采曲折。書中感人的家族羈絆,深情似海,不切割、不放棄,加深了受苦,但也使受苦不止於沉默忍耐,而是讓憤怒發聲串連。 用解決受害者代替解決問題,形同二次傷害 《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那些美好的人啊:永誌不忘,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後,南韓小說家金琸桓以《我要活下去》凝視 MERS 完整文章
文/劉紹華 二○○三年,我首度拜訪涼山的麻風村,回臺後和一位博學多聞的友人提起此事,他的隨即反應是:「《聖經.利未紀》有說到麻風……。」該名友人雖然思想觀念很西化,但沒有基督宗教信仰,一提及麻風,卻立刻聯想到《聖經》,令我印象深刻。 完整文章
文/喬.希爾 Joe Hill 哈珀等到學生全都回家了,才離開學校。就算是這樣,她今天也比平日更早離校。多數的通常她必須為了父母還沒下班的學生留到五點,但今天大家三點就走光了。 她關了校護室的燈,站在窗邊,看向遊樂場。遊樂場上原本是攀爬架的地方,已經被消防隊搗毀、撲滅成一團黑塊。她預料自己不會再回到這間辦公室,所以又往窗外看了一眼。 完整文章
文/國家地理雜誌總編 李永適 如果你能拋開偏見,就是最能忠實傳達人們真實面貌的方式。 亞馬遜雨林面積正快速消失,世界自然基金會估計,如果以目前砍伐森林的速度,到了2030年,亞馬遜雨林將有27%的生物群系失去賴以為生的森林。世居亞馬遜叢林的原住民同樣面臨極大威脅,他們的原始聚落被道路切割得愈來愈破碎,多數原住民被迫放棄家園、開始與外界接觸。 完整文章
文/王宇琨、董志道 比想像中更好的時代:原始社會的生活樣貌 與一般人想像的不同,狩獵採集社會的人們比起後來的農夫、牧羊人乃至之後的工人或上班族,生活要更加舒適,也更有意義。因此,有許多專家將這種社會定義為「最初的富裕社會」。 為什麼原始社會的生活更悠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