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意莎.奧爾柯特1868年的經典作品《小婦人》,再次被搬上大銀幕,這部即將上映改編電影,中譯片名將會叫做《她們》。 電影由《淑女鳥》導演執導、編劇,描寫這段美國南北戰爭期間,馬區家四姐妹的故事。個性迥異的她們,對於個人理想、愛情的追求,交織成傳統時代下令人動容、引發讀者共鳴的故事。 「我想走自己的路。」 「沒有人能走自己的路,特別是女人,女人就是要嫁得好。」 「但您就沒結婚。」 完整文章
文/吳冠緯 近年來,因各國保守勢力興起,人們對民主的信任搖搖欲墜。尤其川普主政的強人政治,更顯現出大眾對權威崇拜的一面。[1]不少議論開始回顧戰後反省威權何以興起的文獻。本文則是試圖從政治心理學的「權威性人格」切入,探討大眾何以會服膺權威。 什麼是「權威性人格」? 「權威性人格」理論[2]是在 1950 年由德國法蘭克福學派第一代學人阿多諾(Theodor W.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的〈黃銅小香爐〉,大意是:曉玲是個上班族,她在公司常因業務而被主管咆哮、挑剔,回家的捷運上又被色狼騷擾,她回首自己的感情史,三位感情都是傷痕累累,她被男人傷得很重,尤其是第三個。於是,她在網路上買來黃銅小香爐,想藉其魔力報復所有傷害她的男人。這篇作品有以下幾點可討論: 完整文章
文╱韓江;譯╱千日 在妻子還沒有成為素食者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她身上會有什麼特別之處。坦白說,即使是第一次和她見面的時候,我也沒有產生什麼怦然心動的感覺。不高不矮的個子、不長不短的頭髮、病厭厭的泛黃皮膚、單眼皮、稍稍突出的顴骨、彷彿害怕張揚個性似的黯淡平凡穿著—她走到我的桌前時,腳蹬款式最簡單的黑色皮鞋,步伐不緊不慢,看起來既不強壯高大,也算不上弱不禁風。 完整文章
文/米果 我討厭吃軟爛的米糕,尤其淋了紅色甜辣醬的米糕,對我來說,那是忤逆了體內的「台南米糕魂」。 米糕必須保留糯米的Q彈口感,水分一旦過多,米糕就失去魂魄,毫無筋骨可言,即使是糯米做成的麻糬,雖軟嫩,但也有一定的Q度,這是糯米的風骨吧,必須給予尊重。 完整文章
▶▶上一篇:〈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上)〉 在小說中,李國華是反派角色,是推動情節最主要的人物,沒有他的情色狩獵活動,天下便太平無事矣。可惜林奕含刻畫這個角色並未成功。為凸顯他的罪孽深重,作者把他妖魔化到極大值,對其生理的描繪大於心理的剖析,這位文學底子深厚,年過中年,有羅麗泰情結,色膽包天的國文老師,其複雜的心境,深沈的心思,已非作者細緻的文筆所能駕馭。 完整文章
之前我幫「讀冊生活」規劃了一個跨領域的書展,其中一個子項是「跨倫理」,相較那個什麼部長亂嘴的「男女有別是我國數千年以來固有傳統」的練肖話,事實上像失序亂倫這類事件,在古典時期才是從來沒有少過。但說起先秦時期幾個浮花浪蕊著稱的飄撇女性,那還真的宛若鄉土劇一樣動魄驚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