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生活遇上問題,是找本相關領域的書來研讀,還是用谷歌大神搜尋?是想要問專家,還是去PTT裡看看鄉民怎麼說? 我們不是不知道所謂的專家學者會怎麼說──每當有重大爭議事件,媒體就會去訪問那些所謂的專家學者,然後在即時新聞更新的時候抄一抄所謂的網友看法。媒體常常抄或訪問的所謂專家學者,通常原來是資訊科學家、神經科學家、氣象學家⋯⋯對社會議題的意見不是老生常談,就是讓真正的專家跳腳。 完整文章
鋁鎂鈾銅鋰鋅。 很多人都不想被這個網路上盛傳、原意為「你沒有同理心」的標籤給貼上,那比直接被罵髒話沒好哪去。 然而,就是因為同理心有時候實在是被太過濫用了,所以才會出現「銅鋰鋅」這種對濫情理盲的諷刺。 先不管台灣社會究竟有沒有同理心,美國耶魯大學的心理學家保羅.布倫(Paul Bloom)在《失控的同理心︰道德判斷的偏誤與理性思考的價值》(Against Empathy: The 完整文章
一、本質上,「酸民」是理想主義者。他們關注世界,絕不隱遁;他們具原則性,立場清晰、勇以表態。 二、實質上,「酸民」是發育不良的理想主義者。他們沒有培養足夠的知識力,更遺憾的是,他們欠缺具道德勇氣的行動力;他們心中依戀不捨的,只是一張已然殘破多年的理想地圖。 完整文章
印象中,位於香港將軍澳的《壹週刊》總部裡,某個會議室的牆上掛了一幅字:「我們銷售的商品是自由!」好像是黃永玉落的款。 台灣《壹週刊》草創之初,黎智英大概覺得台灣記者、編輯的工作心態過於孤高,離讀者太遠,因此經營主力都在鞭策我們這些工作者要如何「想讀者」。 我在《壹週刊》工作的三年裡,黎智英只有一次提到壹傳媒的「企業信念」:我們銷售的商品是自由!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想要批評媒體上那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朱家安說,「學哲學是個不錯的選擇。」 還在念大學哲學系的時候,朱家安發現不同大學的哲學系所會教授不同哲學系統,但高中生並不知道這件事,選填志願時,每個哲學系所看起來都一樣是「哲學系」。朱家安開始在網路上介紹自己就讀的中正大學哲學系,希望為高中生提供一些參考,並且在「完整文章
在這瘋狂且混亂無序的世界中,想尋找生命意義、想追求更美好的世界、想做點什麼的年輕人,究竟該從何處著手? 在芝加哥街頭、卡朋黑幫、監獄、各地貧民窟及底層社區打滾五十餘年,運用高超技巧組織群眾的戰術大師阿林斯基,直探人心深處的反叛之作。 「馬基維利的《君主論》是寫給有權有勢者,教他們如何掌握權力。《叛道》則是寫給一無所有者,教他們如何奪取權力。」——阿林斯基 完整文章
有許多公共議題的辯論,真的很叫人傷透腦筋,例如該廢死嗎?該開放移民嗎?該抽富人重稅作重分配嗎?同性戀婚姻該合法嗎?墮胎該合法嗎?該限制發展來保護環境嗎?鄉民的正義,在這些議題的討論中,常常是不缺席的。就算是理性的討論,正反方都能提出有理的論據,在教育中不太強調思辯的亞洲社會,尤其令人難以抉擇,所以乾脆憑感覺,或者不理會而去小確幸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