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見城徹;譯/邱香凝 我就像這樣,在學校無法順利和朋友、老師建立人際關係,對現實世界懷抱著疏離與孤獨的感覺。正因如此,我拚了命地閱讀大量書籍,只要讀書,我就身處在只有自己的世界裡,誰也無法欺負我。 或許因為這個緣故,我喜歡的書有兩種類型。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在無數個夜裡嘆息、焦慮、反覆敲擊鍵盤⋯⋯經過數月甚至數年的努力,你終於說完所有想說的話、解開所有懸念、為所有角色找到了最後的歸宿:恭喜你,你完成了一本小說!然而,畫下最後一個句點、闔上電腦之後,你寫下的這些文字、這些你深愛的角色該何去何從? 完整文章
文/箕輪厚介;譯/葉廷昭 通常我會跟合作的作者養成一種類似摯友、戰友、損友的關係。不過請別誤會,真正該重視的不是作者,而是讀者。重要的是結果,不是過程。出版界普遍認為,編輯應該討好作者,最好像跟班一樣。我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我想跟作者保持對等的關係。 有的編輯在作者的簽書會或座談會上,只會像跟屁蟲一樣鞠躬哈腰,當這種機械化的跟班一點意義也沒有。這不是為作者好,純粹是自我滿足罷了。 完整文章
十幾年來,更多人從事知識普及工作,他們介紹學術或產業的專業內容給一般大眾,並以此賺外快甚至謀生。在過去,這只有出版社、電台、電視台能做到,網路的興起,讓個人成為可行的普及單位:只要有能上網的電腦,你就可以寫文章,如果你想用影片呈現,也總是有買得起的軟硬體。 完整文章
文/都築響一;譯/黃鴻硯 我發自內心認為,催生無聊雜誌的正是「編輯會議」。不管在哪家出版社,開會(有時也會讓業務部參加,視情況而定)決定企畫都是常態吧。比方說,每個禮拜一在中午前開會,每人提出五個提案,所有人一起討論。 完整文章
文/莊靜君 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我如願以償地進入出版社成了編輯。歷經了手寫稿、量字表、切割板、傳真機的手作時代最尾端,快速進入了電腦、電子郵件、電子書、智慧型手機到雲端閱讀的網路時代。我們是最受挑戰也是最幸福的編輯,因為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體驗了出版的大時代變化。 那時剛當編輯的我,負責的是最冷門的外文翻譯書, 每個月只需要編輯一本電影改編小說,也負責洽談為數很少的版權購買工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