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來,更多人從事知識普及工作,他們介紹學術或產業的專業內容給一般大眾,並以此賺外快甚至謀生。在過去,這只有出版社、電台、電視台能做到,網路的興起,讓個人成為可行的普及單位:只要有能上網的電腦,你就可以寫文章,如果你想用影片呈現,也總是有買得起的軟硬體。 完整文章
文/都築響一;譯/黃鴻硯 我發自內心認為,催生無聊雜誌的正是「編輯會議」。不管在哪家出版社,開會(有時也會讓業務部參加,視情況而定)決定企畫都是常態吧。比方說,每個禮拜一在中午前開會,每人提出五個提案,所有人一起討論。 完整文章
文/莊靜君 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我如願以償地進入出版社成了編輯。歷經了手寫稿、量字表、切割板、傳真機的手作時代最尾端,快速進入了電腦、電子郵件、電子書、智慧型手機到雲端閱讀的網路時代。我們是最受挑戰也是最幸福的編輯,因為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體驗了出版的大時代變化。 那時剛當編輯的我,負責的是最冷門的外文翻譯書, 每個月只需要編輯一本電影改編小說,也負責洽談為數很少的版權購買工作。 完整文章
文/陳昱昊 一年春秋,「出版經紀及版權人才研習營」再度於台北盛大舉辦,暖身的交流講座同選定於閱樂書店展開一場關於中文書籍外銷外譯的國際對談,有趣的是,兩位異國面孔的主講者卻是順著一口流利捲舌音、說著北京腔普通話,他們分別來自德國與美國,卻跨越遙遠的大海與時差,共同著迷於中國文學的瑰麗及詩意。 從發現到協調:版權經紀的戰國策 「我的中文說得,沒有很好。」裴萊娜(Lena 完整文章
文/益思科技法律事務所賴文智律師 近日來因作家賴香吟交由印刻文學發行的《翻譯者》一書,遭聯合文學發函警告侵害其權利(出版的專屬授權)全面下架、回收,引發諸多討論,甚至有長期與聯合文學合作的知名作家在FB上聲明要與聯合文學解約。我們可以先從網路上找得到的資料,看看發生什麼事。 一、《翻譯者》所收錄的小說,到底權利是誰的?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有經驗的讀者都知道,著名作家的誕辰與逝世週年通常會是文學界盛會:名家設計的限量版書衣、電影翻拍,甚至紀念音樂會等相關活動,往往讓書迷在大呼過癮的同時心痛荷包變輕的速度。然而更老練的讀者會發現,除了名作家的生日與忌日要背熟外,出版社的創建週年也應該記好。 譬如,今年適逢HarperCollins Publisher出版集團旗下位於印度的HarperCollins 完整文章
待過直銷為主的出版社。這家出版社營業額高,員工多(約八百人),老闆曾以台灣NO. 1自豪。我聽到時嗤之以鼻,心裡想的是:「怎麼輪也輪不到你們啊。」(應該是「我們」,我們出版社,但認同感不夠,你我分得很開。)原因是這種書賣再多,再豪華,對出版趨勢、社會人文思想影響不大。既無影響力,實在也沒什麼好自豪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