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莊靜君 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我如願以償地進入出版社成了編輯。歷經了手寫稿、量字表、切割板、傳真機的手作時代最尾端,快速進入了電腦、電子郵件、電子書、智慧型手機到雲端閱讀的網路時代。我們是最受挑戰也是最幸福的編輯,因為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體驗了出版的大時代變化。 那時剛當編輯的我,負責的是最冷門的外文翻譯書, 每個月只需要編輯一本電影改編小說,也負責洽談為數很少的版權購買工作。 完整文章
文/陳昱昊 一年春秋,「出版經紀及版權人才研習營」再度於台北盛大舉辦,暖身的交流講座同選定於閱樂書店展開一場關於中文書籍外銷外譯的國際對談,有趣的是,兩位異國面孔的主講者卻是順著一口流利捲舌音、說著北京腔普通話,他們分別來自德國與美國,卻跨越遙遠的大海與時差,共同著迷於中國文學的瑰麗及詩意。 從發現到協調:版權經紀的戰國策 「我的中文說得,沒有很好。」裴萊娜(Lena 完整文章
文/益思科技法律事務所賴文智律師 近日來因作家賴香吟交由印刻文學發行的《翻譯者》一書,遭聯合文學發函警告侵害其權利(出版的專屬授權)全面下架、回收,引發諸多討論,甚至有長期與聯合文學合作的知名作家在FB上聲明要與聯合文學解約。我們可以先從網路上找得到的資料,看看發生什麼事。 一、《翻譯者》所收錄的小說,到底權利是誰的?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有經驗的讀者都知道,著名作家的誕辰與逝世週年通常會是文學界盛會:名家設計的限量版書衣、電影翻拍,甚至紀念音樂會等相關活動,往往讓書迷在大呼過癮的同時心痛荷包變輕的速度。然而更老練的讀者會發現,除了名作家的生日與忌日要背熟外,出版社的創建週年也應該記好。 譬如,今年適逢HarperCollins Publisher出版集團旗下位於印度的HarperCollins 完整文章
待過直銷為主的出版社。這家出版社營業額高,員工多(約八百人),老闆曾以台灣NO. 1自豪。我聽到時嗤之以鼻,心裡想的是:「怎麼輪也輪不到你們啊。」(應該是「我們」,我們出版社,但認同感不夠,你我分得很開。)原因是這種書賣再多,再豪華,對出版趨勢、社會人文思想影響不大。既無影響力,實在也沒什麼好自豪的。 完整文章
文/片岡義男 圖片說明:現今知名的「蔦屋書店」,名字出自江戶時代的出版人蔦屋重三郎,上圖即為蔦屋重三郎在江戶時代所經營的書店。當時的書店,亦為與作家攜手製作書的出版者,因此在蔦屋店內可以看見店員忙著製書的樣子。 完整文章
作家和出版社因為版稅問題鬧不愉快,最近常常聽說。實際分析則可發現,多半是對版稅概念或計算方法的誤解。在此做點基本解說。 一、版稅的概念是什麼?怎麼算? 版稅是賣多少結算多少,計算公式是: 定價 X 銷量 X 版稅率 版稅制的版權(著作權)保留在作者身上,出版社取得的是一定年限之內獨家的複製出版發行銷售權。根據著作權法,合約未說明的權利全部保留在作者身上(所以你不用擔心簽了賣身契)。 完整文章
定價銷售制是一帖藥,但藥效跟你想像的相反。它救不了小書店,反而使大連鎖系統獲得更多利益,並且讓經銷商遭受重創,不信你去看看韓國實施以後的現況。 它沒辦法保護出版的多樣性讓書種更多元,最讓人訝異的例子就是號稱定價制模範生的德國和法國,他們這幾年的書種數全是下滑的。德國從九萬六千種減到八萬二千種,法國從六萬三千減到四萬一千種。相反的廢除定價制的英國則從十二萬種增加到十八萬種。(相關報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