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Frank Morris是個罪犯。 他出生於1926年,第一次被逮捕定罪時才13歲。從此之後,Morris就一直在各個監獄進進出出,犯下的罪名從販售毒品到持槍搶劫等等,不一而足。據說Morris的智商高達133──時常因罪入獄的事實,似乎很難證明Morris是個聰明人,但有件與監獄有關的事,的確讓Morris展現了自己的高智商。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小男生都是這樣啦,」姜泰宇說,國小低年級的時候,他喜歡請爸爸開車載他上高速公路,指認出呼嘯而過的汽車廠牌、型號,是年幼時部分成就感的來源。這個在男孩童年稀鬆平常的興趣,卻讓他走向不太一樣的人生道路。 完整文章
有的創作者專攻某個領域、專寫某一種作品,寫著寫著寫出了他個人獨有的風格,讓自己成了個領域的大師級代表人物;然後他們會偶爾跨出去玩一下別的,讓讀者在驚嚇當中看清真相──可能是「原來這個作者除了那個類型之外寫什麼都很爛好吧就算不很爛總之也稱不不上好」,或者「哇哩咧原來這個人寫什麼都這麼強!」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史蒂芬.金寫了很多恐怖故事。他自己喜歡恐怖故事,喜歡嚇人也喜歡自己被嚇得半死,有時他會說自己的賺錢方式就是「販售恐怖」,好像他的腦袋就是製造恐怖罐頭的工廠,而且以他的出貨速度來看,他的腦細胞肯定是血汗勞工。 但是,史蒂芬.金的小說到底哪裡恐怖?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電影《刺激1995》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有機會分享小說創作或故事閱聽經驗的時候,俺大多會強讀故事的「主題」很重要;但老實說,俺也認為俺常常沒能讓每個聽眾都明白俺在講什麼。 除了俺的表達能力仍需加強之外,會出現聽眾不明白的情況,常有幾個原因。 完整文章
為了慶祝上映二十五週年,《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於日前重新上映,不少未曾於戲院看過這部片的人,因此有機會在大銀幕上得見這部傳奇之作,並透過比家裡更好的視聽表現,以及戲院那種讓人得以更專注的觀影特性,感受到這部片最完整的情感強度。 但不管你究竟看過這部電影多少次,對於情節與台詞有多麼熟悉,卻也未必知道《刺激1995》一些發生於戲外的相關逸聞。 完整文章
編譯/Waiting 相信我們都曾有過上圖書館的經驗。對喜好閱讀的人來說,說不定還考慮過要當個圖書館員,幻想著一面讀書,一面坐在櫃檯後方幫民眾處理借書事宜,以及推著書車穿梭在一面面書牆之間的生活景象。 但就如同這世上的所有職業一樣,在沒有實際接觸過的情況下,只是仰賴幻想,總不免會與現實有著極大差距。不過,先別讓我們把問題看得如此嚴肅。2015年創立的文學網站LITERARY 完整文章
這篇打算談談《迷霧驚魂》這部電影的文章名字,可能會讓你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所以且容我在開頭稍作解釋一番。 這個專欄的上一篇文章〈小說改編電影的最佳典範──聊《刺激1995》〉,原本是打算將《刺激1995》與《迷霧驚魂》兩部片一併討論的,但沒想到實際寫下去後,才發現竟然只是稍微談了一下《刺激1995》,便使文章字數超出原本設定許多,因此才決定將這兩部電影拆開來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