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珮芬(詩人) 在不可考的年代,臺灣真實存在過一本叫做《怎樣交女朋友》的書籍,上頭告訴你虛張聲勢的方式,是表情痛苦地詢問身旁的妙齡女子:「妳有萬金油嗎?」(切記,表情要痛苦)。 而我與定騫的認識,可以回溯到兩人都還熱衷於在批踢踢詩版發文的時期,那時便對這個帳號十分有印象:「嗯,很會呦。」 見了面之後,發現他是很會,然而,不會的事更多。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世紀從六零年代進入七零年代的那個時候,有個加拿大的八歲男孩看著鏡子,覺得自己超會做表情。各式各樣的表情。一個孩子發現自己很會扮鬼臉,大約就會變成團體裡的開心果,不過這男孩想得更遠一點,他練習了兩年,十歲時寫信給當時著名電視喜劇節目《卡羅伯內特秀》的主持人伯內特,說自己根本已經是個表情大師,伯內特應該慎重考慮讓他成為固定班底。 完整文章
文/安東尼.史脫爾;譯/張嚶嚶 生活中沒有孤獨感交錯著的人,永遠不能展現知性的能力。[*] ──托馬斯.德.昆西(Thomas Quincey),英國散文家及批評家 每個人都有內在的幻想世界,而這些幻想也會以無數方式表現出來。一個人參加比賽或觀賞電視足球賽,表示他正放任幻想縱情馳騁,只不過,他可能並沒有在創作或製造些什麼。 完整文章
電子書將閱讀帶入更多日常情境裡,而mooPub自助上架服務,則讓「創作」與「出版」的距離縮短,使作者有更多機會直接接觸潛在讀者。 mooPub使用者或許是離讀者最近的一群創作者。 創作並不是全然關起門來閉門造車,有時是在與讀者交流後,激盪出截然不同的作品靈感。 對讀者而言,除了閱讀作品,肯定也對許多故事外的事實感到好奇: 在忙碌的生活裡,作者是如何利用時間閱讀的呢?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編輯」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很多人不知道,以為就是改錯字;很多人在當編輯之前也搞不清楚,以為就是改錯字。 大多數厲害的作品源自於厲害的創作者,但沒有編輯,大多數讀者可能讀不到這些作品。 完整文章
文/張夏準 電腦軟體非常容易複製。投入數百人年努力研發完成的新軟體產品,只要幾秒鐘可以複製到磁片上。因此,比爾.蓋茨先生雖然對慈善工作特別慷慨,但是聽到有人複製他的軟體,態度可是十分強悍。娛樂產業和醫藥工業也有相同的問題。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特別積極推動智慧財產權的保護,例如專利、版權和商標。 完整文章
文字/陶晶瑩;筆訪、整理/犁客 「媽媽半夜趕劇本的寫作身影,在我生命中是很重要的一副景象,可能也帶給我很大的影響。」陶晶瑩說,「我從小比較安靜,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閱讀。」 先以歌唱出道,再以主持見長,1999年,陶晶瑩出版第一本書,成了暢銷作家──但這並不是一時興起提筆就有的結果。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回顧20世紀的八零年代,會發現那是個相當奇妙的年代。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將近一個世代,無論是戰勝國還是戰敗國,經濟復甦、娛樂事業篷勃發展,許多思考及主義的衝撞在這個時候被收納進入商業體系,而各式怪異的、浮誇的、令人瞠目結舌的誇張展演,則用一種理所當然的炫目姿態出現在各種媒體裡。 商業機制容納各種多元創作,但仔細看看,會發現有些創作形式,在那個應該發勁亂長的時代,其實是悄悄萎縮的。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夢想其實是戰地記者耶!我到現在還是覺得,應該要在戰壕裡,一邊閃飛過來的砲彈,一邊現場播報戰況,或是遞麥給旁邊頭在流血的傷兵,問他『現在感覺怎麼樣?』⋯⋯然後就在網路上被罵翻!」《女神自助餐》的作者劉芷妤開玩笑地談起自己的夢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