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我對台灣的印象是很好的;」姜雯說,「也因如此,就很難想像:台灣人怎麼會這樣對待另一群人?」 姜雯唸的是商業相關科系,雖然喜歡文學創作,但一直停留在個人興趣層級;她到荷蘭留學,主修國際商業管理,畢業後就留在當地,找到電信產業裡的項目管理工作,前前後後待了七年。 完整文章
文/東默農 熱鬧的熱炒店,在廚房爐火聲、空調運轉聲、店員點單聲、客人喧嘩聲與碰杯聲的包圍下,我們這桌顯得很死寂。 我在店裡的廁所洗掉了滿手滿臉的黑油,總算恢復成正常人的模樣,但坐在我面前的老師只顧著喝他的麥仔茶,似乎完全沒有向我搭話的意願。邀我一起吃飯,是想向我道歉嗎?從他的態度,完全看不到這個跡象。 我耐不住尷尬,開始向他解釋講座遲到的原因。 完整文章
文/楊勝博;人物攝影/汪正翔 早晨剛開店的明星咖啡館,我們拾階而上,將炎熱的氣候阻擋在店面之外,坐進了二樓窗邊的座位。窗外不時傳來人車經過的聲響,就像是每天在島嶼上只聞其聲,未曾進入我們視野,卻真實存在的人事物。先前走過的每一道階梯,也讓我們來到了這裡,一如每個人的生命,過去的所有經歷,形塑了現在的我們,《驟雨之島》作者的人生經驗也是如此。 顧德莎與驟雨之島的誕生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有人將文學創作比作為生產過程,將作品喻為作家的孩子。將心中所想化作文字出版,對多數作家而言是漫長艱辛的過程,嘔心瀝血之作問世的感動,的確可比迎接親生骨肉至世上的喜悅。然而,在某些情況下,作者會狠心譴責、拋棄作品,就連最出色的作者在面對自己最知名的作品時都可能心生憎恨。 身為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作家,卡夫卡曾在死前要求摯友燒掉他所有手稿;著名詩人W. H. 完整文章
文/潘蜜拉‧道格拉斯;譯/呂繼先 約翰威爾斯(John Wells),曾擔任過《急診室的春天》(ER) 與《白宮風雲》等影集的節目統籌,以及影集《南國警察》(Southland)的監製。他也曾是美國編劇工會西岸分會的理事長。 潘蜜拉道格拉斯(以下簡稱潘):如果你能夠回到過去,與當時還在念大學或念影視的自己對話,有什麼關於擔任影集編劇或製作人的事情是你現在知道,希望讓當時的他也知道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17年4月26日晚上11點多,我們收到林奕含的信。 我們在一週前結束與她的攝影專訪,答應她在初剪完成後一起討論後續剪輯細節──我們打算把她那段關於創作初衷及藝術看法、十多分鐘的作品剖析剪出來,配合她已經提供的逐字稿,編輯成一段獨立的影片,可以讓她對讀者完整地說完自己的看法。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17年4月19日,我們在攝影棚採訪林奕含。 拍攝採訪前與林奕含往來討論細節的信件裡,最常看到的字辭,就是她說「抱歉」──為了自己對採訪所做的規劃抱歉、為了向我們詳細詢問流程道歉、為了約定的時間太趕或太遲抱歉,為了她根本沒有造成的任何困擾道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