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格倫.威爾登;譯/劉維人 「我喜歡的英雄,就是蝙蝠俠這種型的。」我在跟一個漫畫迷老友聊這本書的計畫時,他開頭就給我這句話。「蝙蝠俠擁有的不是超能力,而是勇氣。蝙蝠俠是普通人,所以他跟每個人都有連結。」 這種話你很容易在超級英雄粉絲之間聽到。那時候我跟朋友坐在餐廳裡,餐點剛到。「我們都可能變成蝙蝠俠。」他指著他眼前的法式吐司,然後指著我的那份:「無論是你,還是我,都一樣。」 完整文章
身為人,我們過於在意自己。我上次深刻意識到這件事,是在台北捷運舉辦「擬人化行銷」的時候。2019年捷運局跟廠商合作,替主要幾個捷運路線設計動漫風格角色,並各自創辦粉絲頁。這些角色會互嗆,並各有自己的粉絲護航。這個活動很成功,每個捷運路線角色本身和部分話題,都成為當時人人知道的梗。我不知道你感覺如何,但我當時發現一件事:我最常搭乘的路線的角色被嗆的時候,我竟然有點生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從小學就一直接觸動漫、日劇、日綜;」神奇裘莉說,「每天大概花八小時看電視吧,標準電視兒童。」 忙的時候當然不成,但空下來的話就可以在三天內連看一百多集《海賊王》動畫,神奇裘莉對日本流行文化的興趣一直沒有減少,因此早早就想學日文。 「國中、高中和大學,我都上過日文課,也就是分三次學五十音;」神奇裘莉說,「結果都是,你可以說『功敗垂成』吧,因為根本就沒有真的記住。」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親手拿過戰國時代留下來的文物,」胡煒權說,「織田信長寫的信、歷史人物把玩過的小物,拿在手裡,會覺得直接在和歷史對話。」 許多人對日本戰國的認識,來自大河劇或者動漫遊戲,這類改編作品一直是日本文化當中的強項,也是對外輸出的利器;不過生在香港的胡煒權,並不是因為看劇或玩遊戲而栽進戰國世界的。 完整文章
幾天前,一個連署支持者跟我分享在眾多公投當中,平權公投的弱勢:東奧正名公投有民族歸屬感號召,勞權公投攸關多數人生活,而婚姻平權╱性平教育公投,很容易讓一般人覺得「那只是同性戀的事情,跟我無關」。 當然,這並不是在說平權公投特別難做,其他公投都很輕鬆。我相信每個公投都有自己獨特的困難。不過我覺得這個問題值得回答:如果你不是同性戀,為什麼你要支持同性婚姻╱性平教育? 1. 完整文章
文/批析 每每討論華文輕小說,就會看見動漫迷說,台灣的市場太小了。 特別當國產遊戲上市、華文輕小說大賞結果出爐、台灣人作品在國外連載時,情報網站下面最常看見的,是「為什麼台灣的這些產業都搞不出名堂」的質問。連同過去曾經在著名 BBS 上受到關注的「被某出版社害死」事件,以及「得到出版社大賞後的一些心得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純潔可憐的少女象徵,水手服是世界通用的角色扮演。 ──日本作家 三田村蕗子 想到「水手服」三個字,第一直覺會聯想到什麼?裙子短到不行的日本女高中生、動漫裡的美少女戰士、情人節的角色扮演,還是情色 AV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騰訊文學在今年初低調收購盛大文學,兩家公司整合後,改組為閱文集團,3月16日正式宣布掛牌營運。閱文集團成為中國最大的網路文學平台,市占率超過六成。業界關注,閱文挾高市占,是否將壓低作家議價能力,並引發網路出版業的合縱連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