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如果你喜歡手塚治虫的《原子小金剛》,可能會覺得很替機器人抱不平;如果你看過《攻殼機動隊》(動畫,不是好萊塢真人版),可能會對劇中的「傀儡師」要求公民權利感到疑惑;如果你看過《駭客任務》的前傳動畫《二度文藝復興》,可能會覺得人類活該被機器當成電池;如果你是《真實的人類》或《西部世界》之類影集的粉絲,那麼你大概會覺得人類死不足惜。 完整文章
文/佐藤將之;譯/林信帆 在亞馬遜,有個基本規則是不用條列式,而以文章形式來寫說明資料。在報告時,應該有很多企業會使用 PowerPoint 的條列形式製作簡報資料,但在亞馬遜可不能這樣。 為什麼?因為亞馬遜有個思維是:「說明資料的內容必須在事後重讀時,也一樣能夠理解。」 使用 Power Point 完整文章
文/劉宇昆 夜裡,天上掛著半個月亮,一聲偶然的貓頭鷹叫聲傳來。 一戶生意人家,丈夫、妻子和所有家僕都被遣走了,偌大的房子安靜得詭譎。 我和父親蹲在庭院裡,文人石後面。透過石上的許多小洞,能看見那戶人家兒子房間的窗戶。 「小君啊,我可愛的小君……」 年輕人囈語似的呻吟令人不忍。他半瘋半傻,為了他好,父親把他綁在床上,留了一扇窗沒關,讓遠處田間的清風帶走他悲傷的呼喊。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89年,這世界多了一個工程師。 這個工程師沒有做出劃時代的新產品,但也沒有造成毀滅性的大浩劫;他的思路完全是個工科阿宅,體能很差,穿著規矩,一直沒有什麼異性緣──總而言之,你想像中所有屬於「工程師」的刻板印象,都能在這個工程師身上發現。他會和同事講只有阿宅才懂的笑話,他會被老闆交付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會身陷會計數字的地獄當中,他還會被他自己養的狗奴役。 他叫「呆伯特」。 完整文章
到京都住兩年,做一部與台灣有關的金馬獎得獎動畫;到內蒙古找大象,拍一部與人生有關的金馬獎得獎電影。那些亮眼的獎項,來自靜默沉潛的文字,或許是自我探究的散文,或許是反映生活的寓言。 人生在世,有些時刻得成為為了領獎走進聚光燈下、舉手投足都被放大檢視的焦點人物,更多時刻雖然身處聚光燈外,但很明白典禮能夠順利進行全靠自己卯足全力。聚光燈裡的不見得表裡如一、聚光燈外的不見得無足輕重。 完整文章
「不,有時爸鼻你錯了,不是強大才能柔慈,那是錯誤的描述和想像,也許神贈禮給他的生命,不是成為一個強者,而是一個無比自由者。」— 駱以軍《小兒子》 夢田文創 201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