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翡翠小太郎;譯/張佳雯 動畫導演宮崎駿總是跟年輕的工作人員說,製作電影有三大原則── 第一是「有趣」,第二是「有價值」,第三是什麼呢? 我在電視上看過節目介紹宮崎駿導演製作動畫的現場。 宮崎駿導演一邊抖腳,嘴巴不斷嘟噥著讓人吃驚的話; 「真麻煩!」 「怎麼這麼麻煩!」 「事情這麼麻煩,該怎麼辦?」 「沒有比這更麻煩的!」 完全是「麻煩」大暴走。 他最後說: 完整文章
自2017年底、2018年初開始,到電影院看電影,有很高的機率會看到一段以爸爸、媽媽,及一個尿床小女孩組成的一家三口為主角,介紹電影分級制度的動畫短片。 這一家子,是2018年初台灣正式上映的動畫電影《幸福路上》當中主要角色;一開始尿床、後來以不同年紀出現的女孩,就是《幸福路上》的女主角林淑琪。 完整文章
如果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變成殭屍了,你會選擇變成殭屍嗎?自從喬治.羅梅羅在1968年推出《活死人之夜》電影,定義當代殭屍型態之後,「殭屍末日」儼然成為電影或甚至是文學的類型,在世界各地重新翻演。你知道臺灣也有超棒的殭屍小說嗎?本集《閱讀夏LaLa》,夏宇童、陳夏民從恐怖片聊起,向大家介紹兩部臺味十足、娛樂性超高又發人深省的重量級殭屍著作。 建立臺灣殭屍紀元! 完整文章
因為接連有馬拉松上場,所以漫畫、輕小說及推理作品大量湧進閱讀榜,比拚狀況相當激烈,有以《屍人莊殺人事件》技驚四座的今村昌弘新作,有又要上法庭辯論又要面對黑幫威脅的騙子律師,有「不是要推理出真相,而是要『虛構』出一個『令人相信』的假相來取代真相才能解決事件」的《虛構推理》系列作品,有被小讀者大讚「比《哈利波特》更好看!」的陳浩基短篇連作《氣球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喜歡手塚治虫的《原子小金剛》,可能會覺得很替機器人抱不平;如果你看過《攻殼機動隊》(動畫,不是好萊塢真人版),可能會對劇中的「傀儡師」要求公民權利感到疑惑;如果你看過《駭客任務》的前傳動畫《二度文藝復興》,可能會覺得人類活該被機器當成電池;如果你是《真實的人類》或《西部世界》之類影集的粉絲,那麼你大概會覺得人類死不足惜。 完整文章
文/佐藤將之;譯/林信帆 在亞馬遜,有個基本規則是不用條列式,而以文章形式來寫說明資料。在報告時,應該有很多企業會使用 PowerPoint 的條列形式製作簡報資料,但在亞馬遜可不能這樣。 為什麼?因為亞馬遜有個思維是:「說明資料的內容必須在事後重讀時,也一樣能夠理解。」 使用 Power Point 完整文章
文/劉宇昆 夜裡,天上掛著半個月亮,一聲偶然的貓頭鷹叫聲傳來。 一戶生意人家,丈夫、妻子和所有家僕都被遣走了,偌大的房子安靜得詭譎。 我和父親蹲在庭院裡,文人石後面。透過石上的許多小洞,能看見那戶人家兒子房間的窗戶。 「小君啊,我可愛的小君……」 年輕人囈語似的呻吟令人不忍。他半瘋半傻,為了他好,父親把他綁在床上,留了一扇窗沒關,讓遠處田間的清風帶走他悲傷的呼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