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天橋上的魔術師》這則故事,把吳明益的原著小說與楊雅喆執導的電視劇放在一起比較,是一件相當有趣的事。 就切入角度來說,小說版具有明顯的回顧往昔性質,往往透過各篇敘事者的主觀回憶來描述故事,同時更由於我們無法實際看到角色的長相,因此只能從他們敘述的事件裡,自行兜起故事與故事間的連結,甚至是辨認哪個角色與哪個角色其實是同一個人。 完整文章
有許多優秀的創作者,總能利用作品所屬的媒介來進一步強化故事主題及氛圍。舉例來說,像是《夜行動物》的原著小說與改編電影,便是相當優秀的例子,充分發揮出了小說與電影的各自優點。這種情況在遊戲的世界裡,自然同樣如此。 完整文章
在2017年的電影《牠》中,編導改變了原著在1958年與1985之間的交叉敘事手法,將小說中童年故事線的部份給獨立拍為電影,使得《牠:第二章》得要面臨一個與首集不同的挑戰──也就是如何將原著中其實篇幅較短的成人故事線,給獨立撐出足夠的情感厚度。 完整文章
文/劉宇昆 夜裡,天上掛著半個月亮,一聲偶然的貓頭鷹叫聲傳來。 一戶生意人家,丈夫、妻子和所有家僕都被遣走了,偌大的房子安靜得詭譎。 我和父親蹲在庭院裡,文人石後面。透過石上的許多小洞,能看見那戶人家兒子房間的窗戶。 「小君啊,我可愛的小君……」 年輕人囈語似的呻吟令人不忍。他半瘋半傻,為了他好,父親把他綁在床上,留了一扇窗沒關,讓遠處田間的清風帶走他悲傷的呼喊。 完整文章
電影公司購入版權,將小說改編為電影,是大家早就習以為常的事,通常也對雙方都有一定助益。若是小說原本便十分暢銷,自然會有一定程度的票房基本盤,而電影的推出,也能讓原著的知名度進一步拓展開來,進而再創造出另一波銷量。 完整文章
不管是觀賞湯姆.福特執導的《夜行動物》,或是閱讀由奧斯丁.萊特所寫的原著小說,全都讓人十分享受,如果可以兩者都看,觀察其中的異同之處,則肯定是件更加有趣的事。 無論小說或電影,兩個《夜行動物》的故事主線其實不算差異太大,均以雙線手法同時並進,描述蘇珊收到前夫愛德華撰寫的小說書稿,隨著閱讀過程開始回憶過往,同時審視(或逃避面對)自己現今的生活狀況。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還記得當年一部《風中奇緣》(原書名:《大漠謠》),歷經多年等待,深情推出,如今作者桐華另一部經典代表作《雲中歌》也在九月 13 日於湖南衛視播出;然而,期盼多時的古裝大作為何剛上檔就惹來一堆非議?又為何書迷們紛紛苦勸大家不如回頭看原著小說呢?這一切得先從于正這號人物說起…… 編劇大刀闊斧刪改,孰好孰壞待見分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