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哲斌 在艱危的媒體年代,從一名脫口秀主持人談起。 美國媒體圈有一名詞,「強.史都華世代」(Jon Stewart generation),意指那些不再相信 CNN 或福斯等有線新聞,卻藉由觀看史都華的脫口秀節目,理解世界、形塑政治態度的收視族群。 1962 年出生的史都華,從未當過記者,他自單人脫口秀崛起,1999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從自個兒賣書的經驗得知:幽默的小說不大好賣。 有一度俺覺得是讀者們好像不大有幽默感,所以對這類文字興趣缺缺;但轉念一想又不很對,因為幽默,或者只是耍嘴皮子搞笑的散文,其實賣得還不壞──當然,還是有賣得蠻好的幽默小說和賣得蠻差的搞笑散文,輕小說裡頭也不乏充滿笑點的作品,只是平均而言,印象如此。 完整文章
文/獨步編輯部Bubu 2001年,兩架飛機撞上了世貿大樓,揭開了恐怖攻擊的序幕,也掀開人們對二十一世紀美好想像底下的殘忍真相,原來未來不是永遠那麼光明美好,當現實已然千瘡百孔,翻開幻想的世界成為日常小小的幸福。但慶幸的是,在這個不安穩的年代,我們還有初野晴妙筆勾勒出的異想空間,在透過現實成長的同時,還能繼續擁有溫柔對待這個世界的力量。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開心錯了嗎?悲傷總比快樂有深度?為什麼作家們莫名其妙總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伊格言告訴你為什麼! 我最常遇見的考古題之一是:為什麼你的作品總如此悲傷? 此考古題有變形多種,不一而足,例:何以純文學作家寫的東西總難免灰暗?為何文學小說總鍾愛悲劇?你們會刻意迴避happy ending嗎?為何很難讀到快樂的小說呢?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悲劇加上距離等於喜劇,但這不是唯一的等式;愛情加上距離可能也等於喜劇,因為當你與情人彼此凝視,你不會希望有人因不夠專心、不夠投入或指出那雙眼皮貼和瞳孔放大片的破綻而笑場的。但這究竟跟張景森有什麼關係呢? 完整文章
文/凱文‧艾希頓(Kevin Ashton) 譯/凱陳郁文 2002 年春天,伍迪‧艾倫(Woody Allen)做了一件生平沒做過的事,他從紐約飛到洛杉磯,打上領結,出席影藝學院的年度盛事──奧斯卡獎頒獎典禮。伍迪‧艾倫已經得過三座奧斯卡獎,提名其他獎項達十七次,包括多次入圍最佳劇本,但他從來沒有參加過頒獎典禮。2002 年,他的電影《愛情魔咒》(The Curse of the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為什麼我不出版自己的日記呢?我時常聽到許多我根本不認識的人,也出版回憶錄,而我看不出自己的日記有哪裡比他們無趣(只因為我剛好不是某個「大人物」嗎)?我唯一的遺憾,是我沒能在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寫日記。 ──查爾斯.普特爾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然後我才發現,體育班學生們的共通點不是體育,」易智言道,「而是經濟。」 《行動代號孫中山》的導演易智言與將電影改寫成小說的作家張耀升,在「犢講座」同臺對談;張耀升坦承,自己許多年前曾在救國團上過易智言主講的課,因為易智言講得太精采,以致他覺得其他課太無聊,乾脆就翹課了。「易導讓我知道,談作品是有方法的,不能只靠感覺。」張耀升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