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迪卡看到一篇文章,女友買41公分衛生棉,男生嘲笑他大屁股,最後分手了。 🙅‍♀️:衛生棉不是看size的⋯⋯ 🙎‍♂️:啊不然咧?屁股就大用的就大啊! 只看開頭和結局,有些人可能覺得很突然。不過看內文說明,當事人在意的不只是被笑不爽,而是對方對女性生理期的相關事情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卻認為自己懂得夠多能下判斷。 我能接受他對女生生理期的不了解 但我覺得在完全沒接觸也不了解的情況下 完整文章
由林立青撰寫的《做工的人》同名改編影集,即將於2020年5月10日在HBO與myVideo平台上播出。 這部影集以書中最具小說感的篇章〈走水路〉作為劇情主軸,同時將其它篇提及的元素給適度融入其中,藉由層層堆疊的手法,使故事在具有更明顯戲劇效果的同時,也兼顧了極具說服力的各式細節──而且這部份不只有關工地生活的描述而已,更包含了那些自然真摯的角色們。 完整文章
文/黃哲斌 在艱危的媒體年代,從一名脫口秀主持人談起。 美國媒體圈有一名詞,「強.史都華世代」(Jon Stewart generation),意指那些不再相信 CNN 或福斯等有線新聞,卻藉由觀看史都華的脫口秀節目,理解世界、形塑政治態度的收視族群。 1962 年出生的史都華,從未當過記者,他自單人脫口秀崛起,1999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從自個兒賣書的經驗得知:幽默的小說不大好賣。 有一度俺覺得是讀者們好像不大有幽默感,所以對這類文字興趣缺缺;但轉念一想又不很對,因為幽默,或者只是耍嘴皮子搞笑的散文,其實賣得還不壞──當然,還是有賣得蠻好的幽默小說和賣得蠻差的搞笑散文,輕小說裡頭也不乏充滿笑點的作品,只是平均而言,印象如此。 完整文章
文/獨步編輯部Bubu 2001年,兩架飛機撞上了世貿大樓,揭開了恐怖攻擊的序幕,也掀開人們對二十一世紀美好想像底下的殘忍真相,原來未來不是永遠那麼光明美好,當現實已然千瘡百孔,翻開幻想的世界成為日常小小的幸福。但慶幸的是,在這個不安穩的年代,我們還有初野晴妙筆勾勒出的異想空間,在透過現實成長的同時,還能繼續擁有溫柔對待這個世界的力量。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開心錯了嗎?悲傷總比快樂有深度?為什麼作家們莫名其妙總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伊格言告訴你為什麼! 我最常遇見的考古題之一是:為什麼你的作品總如此悲傷? 此考古題有變形多種,不一而足,例:何以純文學作家寫的東西總難免灰暗?為何文學小說總鍾愛悲劇?你們會刻意迴避happy ending嗎?為何很難讀到快樂的小說呢?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悲劇加上距離等於喜劇,但這不是唯一的等式;愛情加上距離可能也等於喜劇,因為當你與情人彼此凝視,你不會希望有人因不夠專心、不夠投入或指出那雙眼皮貼和瞳孔放大片的破綻而笑場的。但這究竟跟張景森有什麼關係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