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弼善 「以為蟬去了他們必須前往的地方/以為這個能延續一輩子的夏天將永遠永遠地結束/可我剛剛確定聽見了/那顆青槭下的泥土/無聲無息地開始鬆動」 ──〈歸蟬〉許含光 宛如日本電影裡,靛藍透亮的濾鏡中帶著淚痕,埋葬花骸的美少年。多愁善感與天真爛漫共同呵護著,仙氣圍繞的許含光。 完整文章
文/壽岳章子(Jugaku Akiko);繪/澤田重隆;譯/陳嫺若 到了十七日,我和朋友趕到四条室町附近搶好位子。雖然長刀鉾從烏丸通向東行,我們看不到,但除此之外,其他的巡行全部都能看見。山車九點出發,町內的緊張氣氛和嘈雜聲響幾乎可以傳達到參觀者的皮膚中了。 完整文章
文/毛奇 夏天最清涼的音響,應該是大冰塊在剉冰機下旋轉發出的嚓嚓聲響。 蟬聲是屬於炎熱揮汗的,讓人聞聲渴求樹蔭;而冷氣機聲音是轟鳴排出熱氣的,噴到臉上。唯有這手搖鑄鐵剉冰機旋轉的冰塊聲,帶著絲絲涼氣,在凝固的炎熱天氣中,幽幽降低週身的溫度。 完整文章
文/林貞岑、曾慧雯等 熱昏厥、熱痙攣、熱衰竭、中暑等名詞,都屬於熱傷害。如果長時間處在高溫環境,卻沒有補充足夠的水分和鹽分,很可能會造成脫水、電解質不平衡、散熱困難、器官受損而出現各種熱症候群。有正確認知,才不會錯失急救良機。 熱昏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