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舜華先從荒謬而反諷的作者之死談起。 舒茲是一個渺小的鄉村教師,卻以繪畫才華受到某個蓋世太保賞識免於遣送集中營,也許眾人(包括他自己)心想這可僥倖逃過迫害,孰料舒茲竟被那名蓋世太保的對手當場槍殺於街頭,在舒茲創作的壁畫前。 這可憐又可悲的命運,奇異地引出身為波蘭人多舛的歷史遭遇裡,某些族類的荒唐行徑逼近可嘆可笑。舒茲的橫死演示了這道歪斜的結局。 完整文章
文/阿德勒;譯/吳書榆 夢境在表達其目的時,既不合邏輯,也不真實。夢境的存在,是為了引發某種感受、心情或情緒。想完全揭開夢境的隱晦面紗,並無可能。不過(在這一點上),夢境和清醒時的人生、行動只有程度之差,而非分屬不同類別。一個人的內心會如何回答人生的問題,和他的人生計畫(scheme of 完整文章
文/劉安綺 曾出版兩本詩集、並譯介德語文學作品的詩人兼譯者彤雅立,暌違多年後再次出版詩集《夢遊地》,收錄八十五首詩,時間跨度整整十三年,標誌了彤雅立從原生家庭成長、自學校畢業與就業,然後再度啟程前往德國求學的這段時光。 在2019台北國際書展,彤雅立特別與為其寫序的作家李時雍來到現場,分享詩集背後有關於夢境與現實的故事。 模糊邊地,創生夢境 完整文章
文╱Charles Foster;譯╱蔡孟儒 如果你把一條蠕蟲放進嘴裡,牠會感覺到那不祥的熱度。你以為牠會趕緊往深處爬,掉進你的食道,因為暗處通常是安全的避風港。但是牠沒這麼做,牠會從你的齒縫鑽出來。我的牙齒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縫隙,一九七○年代的雪菲爾市(Sheffield)可沒人戴牙套矯正。 完整文章
文/楚影 〈你總是無可避免〉 不得不以誠實的口吻 向尋常的風景追問 該如何辨認你呢 那些可能被我擁抱的 充滿猶豫的意象 如月色過時的海洋 整個季節的落葉都伴隨著 試探的足跡往昨日走去了 憑藉適合的回答 你的輪廓會更清楚嗎 或者在隱喻的糾纏下 你始終是我無法臨摹的筆畫 掌控不了的夢境依舊 習慣於一種溫柔 你總是無可避免 成為我的想念 像一個星宿在晨間 祕密地收好完整的夜晚 ※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