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趙序茅 無論身處非洲還是亞洲,長期以來大象都被認為是感性動物。牠們會幫助陷入泥坑的大象寶寶,用鼻子把受傷或垂死的同伴拉到安全地帶,甚至可以用鼻子給對方溫柔觸摸。 但是要見證大象具備類似安慰行為很困難,而如今恰恰有人證明瞭大象具備這樣的能力。亞洲象(Elephas maximus)和非洲草原象(Loxodonta 完整文章
文/伊娃.邁爾;譯/林敏雅 亞洲象巴特爾(Batyr)和印度象高斯克(Kosik)都是生活在動物園的動物,牠們比白鯨諾克更進一步:牠們會說人話。巴特爾生於一九六九年,而且一輩子生活在哈薩克的卡拉干達動物園(Karagandy Zoo),一直到牠一九九三年死的時候,不曾見過任何同類。 完整文章
「喂!我們要帶小孩去花蓮海洋公園了,真開心!」 「都去花蓮了,還跑進水泥牆裡?」 「你住花蓮太久了,你不懂啦!我要去看海豚表演,聽說還有海獅表演和海獅親親喔?」 「……」 此刻,我只想掛上電話,但我知道是該把握機會提醒好友和她的孩子:不要再走進提供動物娛樂表演的園區了! 我想提醒她:動物不該為滿足人類的娛樂需求而表演,更不應該為那些看似在照顧牠們,但實際上是在虐待牠們的人類賺錢。 完整文章
《致命伊波拉》這本帶有科普味道的報導寫作,卻寫得如此好看,當小說看也可以。全書不僅報導生動,醫學的知識解說也深入淺出,閱讀此書頗得推理小說之趣。就像偵探與警探查緝真凶,像鑑識專家探索微物證據,一群醫療人員與生物科學家也全力追查伊波拉病毒的源頭,偵察病毒的儲存宿主。其中最引我注意的,是關於猩猩的敘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