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陣子司馬遼太郎的《燃燒吧!劍》(燃えよ剣)讀到一半,接到替一本新書稿寫解說的邀約,於是暫停原來的閱讀進度,先讀新書稿;沒想到新書稿讀到中段,突然看見《燃燒吧!劍》裡某角色的名字──這兩個故事的時代背景有點距離,而且雖然讀得出新書稿當中會出現某個設計,但沒想到這個設計會牽連到那個角色,總之讀到時覺得相當驚喜。 完整文章
文/胡煒權 第二戰世界大戰後,新的國家憲法正式實施,昭和天皇與皇室的身分定位都大大改變,由萬民崇拜的「現御神」變為守護和平的國家象徵。也因為是國家的象徵,日本政府在獲得美國默許的情況下,仍然讓天皇與皇室出席、參加官方活動。為此,他們的活動經費自然成為國家開支之一,並按照《皇室經濟法》管理,這筆經費就是「皇室費」,也即是天皇家族的「零花錢」和「生活費」。 完整文章
郭台銘說,媽祖要他出來選總統。要是你考大學,跟面試官說是媽祖要你來報的,你連哲學系都上不了。 當然,民主社會裡決定總統人選的不是會因為考進來的學生程度太低而受苦的大學教授,而是一般人民。根據性格不好的哲學家布倫南(Jason Brennan)的看法,這些人在多半時候連自己投的票的內容都搞不清楚。 媽祖跟金錢的共通點 完整文章
身為政治動物,「認同」對人類有魔法效果。當人認為自己屬於特定群體,他會以自己身為其一員而自豪、以不同方式對待自己人和外人、願意為了群體犧牲自己的福祉。 道德心理學家海德特(Jonathan Haidt)認為這種傾向有演化上的基礎。遠古時候,人類的存活有賴群聚合作,而群聚合作需要穩定聯盟。要維持聯盟的穩定,人需要敏銳辨認敵我線索,區分自己人、敵人和背叛者,並以不同情緒態度面對他們。[1]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小林多喜二是被活活打死的。」習慣站著發言的傅月庵,一站起來就說出極震撼的話。 由陳蕙慧主持、傅月庵選題的「被忽略的作家」系列講座,第四場邀請曾開設「趣味書房」的文自秀,一起談日本左翼作家小林多喜二;文自秀帶來許多自己的相關收藏,講座現場擺設了不同語言不同版的小林多喜二作品、裱框的復刻報刊,其中一張的刊頭大標,沉默地呼應著傅月庵剛說的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