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說起托爾金,國內多數讀者的印象可能來自「魔戒三部曲」,再是《哈比人歷險記》。尤其是「魔戒三部曲」。新世紀伊始,連續三年每年播一集、前兩集都差一點點就滿三小時、第三集很乾脆地超過三個半小時(後來的加長版DVD更可怕)的電影讓人潮擠爆各大戲院,如果你是讀過更早譯本的識貨讀者(那個版本的第一集譯成《魔戒團》),看到那個盛況搞不好會以為奇幻文學是台灣讀者的最愛。 完整文章
文/布蘭登.山德森;譯/彭臨桂 我躲到安靜的洞穴中。我不敢回去找媽媽和奶奶。媽媽一定會非常開心,她因為克里爾人失去了丈夫,非常害怕看到我踏上相同的命運。奶奶……她會叫我戰鬥。 可是要戰鬥什麼?軍隊又不要我。 我覺得自己像個蠢蛋。一直以來,我都告訴自己會成為飛行員,而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機會。我的老師這些年來一定都在私底下嘲笑我。 完整文章
文/小小平(責任編輯) 神秘的魔法學校、兩男一女的主角組合、威震世界的大魔頭,這個經典組合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像《哈利波特》?但今天要來介紹的這本書這卻不是早就名滿天下的《哈利波特》,而是由《骸骨之城》系列的作者荷莉.布萊克,以及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在托爾金(Tolkien)的作品中,幾乎完全沒有女性存在,只有兩個吧,如果把蜘蛛算進去那就是三個,我就有算進去。」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這麼說,而這是她日前在與《繼承三部曲》(The Inheritance Trilogy)新生代奇幻小說作家潔米欣(N.K. Jemisin)對談中,意外引發爆笑與討論的一段話……。 美國時間 11 月 7 日和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假如人們沒有符號和事件能借助表達感情,文學將會是什麼樣? 假如這世上沒有天堂和地獄、煉獄和仙境的存在,只有滿目瘡痍的人間,人們的情感該如何傳達? 假如沒有勇者敢將天堂與地獄、煉獄與仙境相提並論;或將獸頭安置於人身,將人之靈魂鎖進頑石中,那人們內心的種種情緒又將如何表達? ──葉慈,〈說書人〉 完整文章
文/繆思編輯室 瓦倫特一向以優美、詩意的文字見長,走的是偏女性角度的童話路線。《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原本只在線上連載,不料引起網友熱烈迴響,尼爾·蓋曼和國際知名部落客科瑞·達克特羅都曾聞風而來,還破天荒以還沒成型的書本形式,打敗其他紙本書競爭對手,榮獲青少年奇科幻小說桂冠:安德蕾·諾頓文學獎(Andre Norton Awar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