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偵探社】她是個文盲,但她一天看三本書──那你們呢?

文/犁客 「《湯姆歷險記》的作者是誰?馬克.吐溫嘛!那你們知道馬克.吐溫的書,全都是在床上寫的嗎?我的書就幾乎都是在床上讀的,你們有在床上讀書的經驗嗎?那你們知道在床上讀書會怎樣吧?」盧建彰說,「會被書砸到臉啊!」 身為屢獲大獎的廣告導演、創意總監、跑者及作者,盧建彰周遭似乎總籠罩著一種靜不下來的磁…

「你再浪費不起時間,耗在爛人身上。一樣的,爛書也是。」──專訪駱以軍

筆訪、整理/犁客 「我現在鏡文學寫的這個長篇,就是個科幻。但我沒有很足夠龐大的科幻閱讀庫,所以我的科幻,可能是『尼安德塔人的科幻小說』啊。」駱以軍說,「它可以還是我特有的暴力、耽美、糾纏團繞、迷宮之戀。但我並不會真的譬如劉慈欣的小說,賀景斌的小說,伊格言的小說,李奕樵的小說,這些是真的有硬科學知識的…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生鮮時書!】鮪魚加里長伯一起邀你在桌上開書店!

聽起來像「生鮮時蔬」的「生鮮時書」,並不是個販售新鮮蔬果的網站;他們最近正在募資請大家一起支持聽起來像「獨立書店」的「讀曆書店」,但並不是要大家支持他們開一家書店──不管他們推出的這些聽起來像什麼但不是什麼,這群人都是真的很有事⋯⋯呃不,是很有想法很有趣啊! 這回「生鮮時書」的鮪魚(他們真的不是賣食…

【Why Literature】經典的鬼魂——K卡夫卡

文/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編字母會的編輯) 這幾年各式文學經典重新成為新書,有人認為是文學閱讀的保守化,也有人樂觀認為是文學經典的更新與深耕。尤其今年二月正式授權在臺灣出版的《百年孤寂》,從書店通路的角度看來,是今年翻譯文學長銷的明燈,但看到《百年孤寂》也參與六六折的促銷行列,令人很難不對文學的貶…

【Why Literature】用文學奧援生命的差異

文/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編字母會的編輯) 衛城出版過去給讀者的印象多半是非虛構書籍,且社會批判傾向強烈,少許的文學品項,如《長崎》、《黃鳥》、《哈德良回憶錄》、《瘟疫與霍亂》、《閣樓裡的佛》,不是銷售欠佳,就是社會性與歷史性的層面很重,甚至《哈德良回憶錄》的知識硬度搞不好算是研究專著的變形。也因…

【創作者讀字母會】與「未來」定約

文/薛憶溈 來自左後上方的一陣奇特的嗓音打斷了我的思路。我在被積雪覆蓋的人行道上停下了腳步。那奇特的嗓音又重複了一遍。它有點像是從岩縫深處滲出的水流聲。它又似乎是擔心錯過的急切呼喚。我回過頭去,居然看見了一隻啄木鳥。它佇立在我剛經過的那棵老梣樹上,靠近樹的第一個分叉處。它應該是剛剛中斷專業的工作,嘴…

【創作者讀字母會】時間所予

文/賀淑芳 每個人身上都背著一個房間。這件事甚至能藉傾聽獲得證實。見有人疾步而行,只要側耳傾聽,例如在夜裡,周遭萬籟寂靜時,你會聽到,比方說,牆上一面沒固定好的鏡子正在晃蕩。 ──法蘭茲.卡夫卡 夜晚像一朵花那樣盛放在卡夫卡的書裡。班雅明曾說過卡夫卡的寓言,像來自一個遺忘的大容器。我想這意思是說,他…

【創作者讀字母會】巴洛克式猜想

文/陳栢青 我最初的問題在於,為什麼是巴洛克? 讀將下來,《字母會B巴洛克》集中收錄的各篇以巴洛克為名,卻並不那麼直觀的巴洛克,或我們以為的巴洛克(但巴洛克到底是什麼?是不是人人內心都有一種巴洛克?)。而在卷首楊凱麟的解釋中,巴洛克「繼續越界與轉向,像是竄走於迷宮深處」、「塌陷、捲縮與收束在任一時刻…

【創作者讀字母會】差異與對差異之抗衡

文/連明偉 「差異」做為命題小說的起源驅動,本身即對結果懷有寬宥,然而,這不僅僅指向作品之文字、形式、情節、技藝操作的表面特徵,同時亦指向對於「理解差異」的拆解與重建。重建是歷程與再現,是表述的「有意缺失」,企圖透過強烈、蠻橫、原生的自我詮釋,戮力回應並抗拒此種命題。閱讀者或許可以如此理解,作家千里…

【創作者讀字母會】獨身國──讀《字母會C獨身》時想到的二三事

文/林蔚昀 開始讀《字母會C獨身》,是在某一天的凌晨兩三點。夜深但不人靜,我一邊等電腦的系統更新,一邊做家事。 有一個月了吧,我常在深夜煮飯、洗碗、打掃。這樣,隔天的白日會過得有餘裕。有了餘裕,家庭生活就少點衝突、糾紛、眼淚和尖叫。 當然是要犧牲睡眠的。長久以來,我一天只睡四個小時,隨著工作愈來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