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莫頓.韓森 當年我經過九次面試才得到夢寐以求的工作,在倫敦波士頓顧問公司擔任管理顧問。我非常想要有出色表現,我想到一個很棒的策略,那就是瘋狂工作,以勤補拙。我沒有多少顧問工作經驗;老實說,我完全沒經驗。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當時,我二十一歲,剛取得碩士學位。為了彌補沒經驗,我願意超時工作。我的每週工時從60小時,增加到70、80小時,甚至90個小時。 完整文章
文╱拉斐爾.喬丹奴;譯╱黃琪雯 一開始,克勞德並沒有說話。他只是將溫暖的手輕輕放在我的肩膀上表示安慰,就這樣維持不動。 當我的淚水乾了,他的妻子將一杯熱騰騰的茶和幾張紙巾擺在我面前,然後默默上了樓。她大概感覺到在場可能會打斷一場正要開始的告解,而那正是我需要的。 「對……對不起,這真的很可笑!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最近我一直很焦慮,接著又遇上了這可怕的一天,真的,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 完整文章
文/安卓恩.歐文 我在艾咪床邊觀察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終於看到她在睡夢中靜止不動的身軀做出了一些動作。艾咪現在躺在一間加拿大的小醫院裡,著名的尼加拉大瀑布離這間醫院只有幾英里遠。 老實說,喚醒艾咪的舉動似乎沒什麼意義,甚至可說是有一點無禮。畢竟艾咪已經被診斷為植物人,而植物人雖然仍會有呈現半睡半醒的時候,但這對評估他們的病況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參考價值。 完整文章
人應該如何對待其他生物?沒有人可以真的避開這個問題。或許你認為我們只需要注意自己如何對待其他人就好,不用思考該如何對待生物,但當你這樣說的時候,你其實已經為「人應該如何對待其他動物?」這個問題預設了特定答案:隨便。 有些人確實認為說,雖然我們不能任意對待其他人類,但我們可以任意對待其他生物,因為道德只介於人與人之間。以哲學術語來說,這些人認為,只有人類享有道德地位(moral 完整文章
文/尼可拉斯.艾普利 「我們對人類同胞最大的罪愆不是仇恨他們,而是對他們漠不在乎。那才是不人道的本質。」──蕭伯納 歷史上有一場你可能從來沒聽說過的驚人訴訟案。 一八七九年五月二日,龐卡族的印地安酋長「站熊」(Standing Bear),被迫在內布拉斯加州的法院裡,起身對滿座的旁聽群眾發言。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梅岡城故事》作家哈波李(Harper Lee)即將在夏天出版第二本新書《Go Set a Watchman》,不做任何修改,首刷將印 200 萬本。這消息讓全球書迷又驚又喜,不料卻在她的家鄉小鎮,掀起一場小小風暴,不僅書迷關心哈波李的精神狀況,就連阿拉巴馬州政府也著手調查是否有「老人受虐」(elder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