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爾貝托.安傑拉 我在十二歲以前只是個普通的小男孩——可能比其他人害羞一些,也不喜歡跟人打鬧,不過還算得上快樂又健康。 在一九八八年的一月某日,我放學回家,抱怨喉嚨痛,從此再也沒有回學校上課。那天之後的幾個禮拜、幾個月,我停止進食,每天狂睡,抱怨走路時有多痛苦。被我放棄的肉體越來越虛弱,思維也是:先是忘記發生不久的事情,再來是替盆栽澆水這種例行公事,最後連親友的臉龐也記不得了。 完整文章
或許並非總是這樣,但在我看來,哲學討論的特色之一,在於哲學家對於概念定義的執著,這些執著有時候會引起別人不耐煩,例如: 「我們怎麼知道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我是同一個人?」 「這什麼鬼問題?同一個身體就是同一個人啊!」 「那如果昨天午夜時我的記憶和阿福互換,那今天我身體裡的是阿福還是我?」 「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 對哲學家來說,如果要了解「同一個人」(又稱「人格同一性」、「personal 完整文章
哲學家花費許多時間企圖找出各種概念的定義。如果你有注意到的話,那些典型的哲學問題,都是關於抽象概念的定義: 什麼是「正義」? 什麼是「心靈」? 什麼是「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同樣格式的問題,若把主角換成具體的東西,就會看起來好像比較好回答,但其實不然。例如: 什麼是「蜥蜴」? 完整文章
英國作家艾倫‧狄波頓在《新聞的騷動》說:「新聞雖然大致上對恐怖事件充滿興趣,在健康的相關報導上卻拒絕採取陰鬱悲觀的態度。針對科學界在紅酒、基因治療,以及吃核桃的健康效益上,所得到的最新發現,新聞持續抱持著一種近乎迷信的崇敬態度。」 完整文章
「一本精彩、引人入勝的傑作……希爾曼讓我們敢於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是註定要存在於世,而且每個人都被自己周圍的世界所需要。」――《出版商周刊》(Publishers Weekly) 人生究竟是先天遺傳的產物,還是後天環境的結果?「原型心理學」創始者希爾曼說,除了這兩者之外,還有第三種作用力:生命橡實力。 完整文章
哈達瑜伽是最古老、最基本、流傳最廣的瑜伽派別。 每個體位,都是一種深層的覺知,一種持續的自我觀察。 練瑜伽,重要的不是你的動作是否到位,而是你馴服了心, 心馴服了身體,身體馴服了習氣與慣性。 直到那一刻,你才算真正懂得了瑜伽, 懂得了肌肉、骨骼、神經、呼吸、心都在齊步走的美妙感覺。 在最好的時光,遇見哈達瑜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