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電影《牠》,在無數自小說改編為電影的作品中,顯得較為少見。基本上,這部片除了得因應片長需求,不免對原著內容有所刪減改動之外,就整體精神而言,可算是一部相當忠於原著的作品。但特別的地方在於,本片其實只改編了原著約莫一半左右的內容──同時還並非前半或後半,而是採取跳著的方式,類似只拍了書中的單數章節,將雙數章節跳過不理那樣。 會有這樣的情況,其實與《牠》原著採用的敘事方式有關。 完整文章
文/韓奈德;譯/魯夢珏 三月的第三個星期一,我第一次看見鷹樹。要是我相信魔法、迷信或者宗教的話,就會把這當成一個吉兆,因為我的中間名就是馬奇。我希望大家都叫我馬奇,如果你叫我別的名字,我是不會搭理的。但媽媽堅持叫我彼得,儘管我告訴過她,我的名字是馬奇。 完整文章
文/陳安儀 前天忙完睡下時,已經午夜兩點多了,睡前拿起少年小說《奇蹟男孩》的書稿,隨意翻翻,本想看個幾頁就睡覺;沒想到,竟一路忘卻時間的看到早上六點,毫無睡意的一口氣將整本書看完了! 這是一個闡述「勇敢」的故事。 十歲的男孩奧吉,擁有一張魔鬼般的臉孔。從小,他因基因缺陷,導致臉部殘缺,並合併多種併發症。好不容易,經過了大大小小的手術,他活下來了。但,更困難的事情還在後面 ── 完整文章
文/鄧鴻樹(Theodore Dreiser) 二十世紀美國成長小說代表作《麥田捕手》的主角曾說,一本精采好書能讓讀者恨不得成為作者的好友,每天都能通電話。這位主角是現代美國文學最有個性的中輟生,成績不好,卻愛讀書,尤其喜愛的經典小說,就是毛姆的《人性枷鎖》。不過,他卻不會想跟毛姆攀交情,因為,「毛姆不是我會想打電話給他的那種人」。 完整文章
文/譚光磊原載於「光磊國際版權公司」,經作者同意轉載 兩年前,來自英國鄉間的精神科醫師喬安娜.坎農(Joanna Cannon)憑著她精彩的小說樣章,在約克寫作節的比賽中脫穎而出,拔得頭籌。短短 24 小時內,就有七位倫敦的作家經紀人想簽下她的代理權。最後坎農決定和曾經打造《別相信任何人》和《一個人的朝聖》等國際暢銷書的 Conville & Walsh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郭箏,一個最高學歷只有初中的作家,一輩子沒參加過文學獎,三十年寫作生涯,細數作品也只交出了不到二十篇短篇小說、兩部長篇及兩部武俠小說,卻讓傅月庵、王聰威、楊照都念念不忘他的作品。改行當編劇,也拿到了五次優良劇本,也交出了《赤壁》、《國道封閉》等作品……。 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讓 1984 完整文章
史蒂芬·克萊恩(Stephen Crane)於1895年所出版的戰爭小說《紅色英勇勳章》(The Red Badge of Courage),記述了一心嚮往上戰場的小說主角「年輕人」亨利.佛萊明,在加入了南北戰爭的北軍之後,曾一度因為恐懼逃離戰場;但在經歷一次次內心的掙扎與思索過後,他決定重返戰場,成為一位真正「勇敢」的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