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來,更多人從事知識普及工作,他們介紹學術或產業的專業內容給一般大眾,並以此賺外快甚至謀生。在過去,這只有出版社、電台、電視台能做到,網路的興起,讓個人成為可行的普及單位:只要有能上網的電腦,你就可以寫文章,如果你想用影片呈現,也總是有買得起的軟硬體。 完整文章
任何關於教育的爭議,不論是文言文、多元性別、本土意識,還是建構式數學,在正反多方論戰之餘,總有人提出「得要回到教育的目的來看,才知道什麼內容恰當」。我完全同意這個主張:教育政策是為了達到特定好目的的工具,要知道教育應該怎麼做,得要知道辦教育的目的是什麼。 上述教育爭議,是出現在國小至高中。這個階段在過去分成兩個部分: 國民基本教育 其他(中等教育、為了上大學準備的銜接教育) 完整文章
台灣團隊製作的線上遊戲《返校》,聽枕邊人工程師說是個充滿了探險、驚悚的解謎,而且他還說:「妳一定要玩,雖然我知道妳怕鬼,連日本貞子這麼不可怕的片妳都不敢看,但我可以陪著妳玩,別怕!」 天啊!這樣的邀請算是「浪漫」的在家約會行程嗎? 但看到網路上討論不斷,就連我心中的網紅朱宥勳老師都寫文章討論了,我只好抱著抓破頭皮、晚上做惡夢的心理準備,開始進入遊戲當中。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小時候最重要的,」唐澄暐說,「就是看書和錄影帶了。」 寫出《超復刻!怪獸點名簿》、《陸上怪獸警報》,替《一本書讀懂哥吉拉:解開跨越半世紀的怪獸之謎》寫導讀的唐澄暐,當然是個怪獸迷,在《陸上怪獸警報》的後記當中,他也提到上個世紀八、九零年代經有線頻道及錄影帶出租店觀賞日本怪獸特攝電影對他的影響。但事實上,唐澄暐對於各種超自然故事的興趣,也來自他年幼時的閱讀經驗。 完整文章
文/賀淑瑋 教書三十年,我碰過形形色色的學生,朱宥勳是極其特殊的一位。他的標準上課配備:筆記型電腦,打開,上線。我在台上口沫橫飛,他在台下搭搭搭搭,跟全世界來往,應答得不亦樂乎。假裝不在意,並且壓制走過去看他在搞什麼鬼的欲望,變成我那一年上課的常備心態。但我當然不是、也從來不想當開明偉大的老師。 完整文章
文/朱宥勳 若談到以小說創作回應社會議題、歷史題材,平路是絕對不可能被略過的作家。從〈玉米田之死〉、〈台灣奇蹟〉到《東方之東》,都扣住了某一面向台灣人的生存困境;而〈是誰殺了XXX〉、〈百齡箋〉、《行道天涯》和《何日君再來》等「名人」系列,更是透過小說重塑了人們對蔣經國、宋美齡、宋慶齡、鄧麗君等人的形象。而平路的新作《黑水》,就可以視為是這兩條脈絡交叉的接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