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科學能窮盡真實嗎?」、「在網路時代談新聞的真實是有意義的嗎?」這不是法國高中生哲學會考的題目,而是台灣「Phedo哲學獎」的「科學與方法組」和「文化與社會組」徵文題目。Phedo哲學獎由一群高中老師和大學哲學系教授規劃,希望吸引高中生思考哲學問題,並組織想法產出論述,除了上述兩組,第三組「政治與法律組」的題目也相當「魔幻寫實」:「中華民國」是真實的嗎? 完整文章
文/朱宥勳 ※經作者及出版社同意轉載 我通常會在以下場合提到《桑青與桃紅》:當有人問我,台灣最好的長篇小說是哪一本的時候。當有人想要了解現代主義小說,卻又不想看一些裝神弄鬼的作品的時候。有人想讀深刻談論性別議題的小說的時候。有人想要了解外省族群的流離命運,並且不想同時攝入迂腐的黨國氣息的時候。以及,有人要我推薦荒島書單的時候。 完整文章
有些人的快樂是「每天準時下班」這類小小生活目標,有些人的快樂是「把快樂分享給世界上其他人讓所有人都能快樂」這類宏大生命願景;雖然有小有大,但「快樂」本身沒有什麼優劣之分,重要的是,「快樂」不是個空泛的東西,它其實很具體,每個人都可以參考別人的地圖,但每個人也都得找出自己的道路。 完整文章
自2018年,我們開始有強調教人說人話的學測作文。大考中心公佈了2019年學測國文寫作,「知性」大題的五份佳作作品,它們共同的特色是: 開頭就切入主題。 幾乎不用成語,也不用國文課本強調的修辭法。 不引用名言佳句,用平鋪直述的說理來證成結論。 甚至不用難字華藻,用簡單明確的詞彙表達意思。 完整文章
十幾年來,更多人從事知識普及工作,他們介紹學術或產業的專業內容給一般大眾,並以此賺外快甚至謀生。在過去,這只有出版社、電台、電視台能做到,網路的興起,讓個人成為可行的普及單位:只要有能上網的電腦,你就可以寫文章,如果你想用影片呈現,也總是有買得起的軟硬體。 完整文章
任何關於教育的爭議,不論是文言文、多元性別、本土意識,還是建構式數學,在正反多方論戰之餘,總有人提出「得要回到教育的目的來看,才知道什麼內容恰當」。我完全同意這個主張:教育政策是為了達到特定好目的的工具,要知道教育應該怎麼做,得要知道辦教育的目的是什麼。 上述教育爭議,是出現在國小至高中。這個階段在過去分成兩個部分: 國民基本教育 其他(中等教育、為了上大學準備的銜接教育) 完整文章
台灣團隊製作的線上遊戲《返校》,聽枕邊人工程師說是個充滿了探險、驚悚的解謎,而且他還說:「妳一定要玩,雖然我知道妳怕鬼,連日本貞子這麼不可怕的片妳都不敢看,但我可以陪著妳玩,別怕!」 天啊!這樣的邀請算是「浪漫」的在家約會行程嗎? 但看到網路上討論不斷,就連我心中的網紅朱宥勳老師都寫文章討論了,我只好抱著抓破頭皮、晚上做惡夢的心理準備,開始進入遊戲當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