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年人的無力與麻痺,村上龍這次出乎意料地溫柔

文/米果 「人生中最可怕的是,抱著後悔而活,並非孤獨。我們一旦展開另一種人生,就會變成另一個人……那麼你有沒有勇氣變成另一個人?」村上龍《55歲開始的Hello Life》 最早閱讀村上龍的小說,應該是《跑啊高橋》,雖然每個篇章都出現日職央聯廣島鯉魚隊快腿名將「高橋慶彥」的名字,但是高橋選手並非主角…

五十五歲的人生,其實比老年人還帶著更多傷懷

文/鍾文音 村上龍的小說《寄物櫃的嬰孩》曾是我的青春書,他的《55歲開始的Hello Life》在多年前是我的未來之書,現在成了現實之書。 關於「人老去的希望」的故事,我也冥思著自己的希望還猶存嗎?希望是未來式,能否轉成進行式? 然而帶著希望也是危險的,因為希望並不保證實現。書中最恐怖的描述是從一個…

獻給物語世界一首永不結束的情歌──日本耽美文化始祖栗本薰的傳奇創作人生

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說到日本本格推理小說,不少讀者想必會立即聯想出熟悉的場景:神秘的世家一族與古老大宅、充滿難以捉摸魅力的名偵探,以及機關巧妙算盡的詭奇殺人事件。你或許也會馬上想起創造出日本三大名偵探之一金田一耕助的本格推理宗師橫溝正史,但對日本人來說,還有一位全才的文學大師同樣耀眼──那就是栗本薰…

他用金屬球棒朝中年男子的腦袋揮了過去。手上傳來打破塑膠製品的感覺。

文/村上龍;譯/張致斌 上原像是夢遊般被硬拖下公寓的樓梯,然後被押進哥哥停在停車場的小汽車前座,綁上了安全帶。車裡散發出在加油站買的芳香劑的味道。坐在後座的母親仍然雙手掩面哭泣,坐在駕駛座的哥哥則一直在講電話。醫生呢?哦,回去啦。那家裡只剩妳一個人嘍。 這樣啊。這傢伙好像嗑了什麼藥似的。眼神很詭異。…

我過著隱居的生活。最近這將近八年的時間裡,我幾乎都沒有和別人說話。

文/村上龍;譯/張致斌 上原心裡藏著祕密。 中學一年級的時候,因為與負責診治的精神科醫生談話時受到嘲笑,之後就不和任何人說話了。那件事他也決定絕對不要告訴父母。上原出生於東京與埼玉交界附近一個中型都市,並且在那裡長大。家中有五口人,雙親和一個哥哥、一個妹妹,他們全都是平凡的人。 父親在東京都內一家有…

【特稿】伊格言:我將介入此事──伊格言對談駱以軍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伊格言的長篇小說《零地點GroundZero》售出日文版權了!2017年3月將由日本白水社出版。你讀過這本令人背脊發涼的小說了嗎?它是怎麼站上國際舞台的?來聽聽駱以軍和伊格言的對談吧。 (本對談並無涉及小說具體情節) 駱以軍: 「我很焦躁,因為那並非固定空間,而是個形狀流動不…

【我就這樣成了作家】周姚萍:把閱讀主體還給孩子,閱讀就不呆板啦!

一個作家是什麼時候變成一個作家的?從他/她出版第一本書開始?從他/她立志要寫作開始?或者,從他/她發現自己熱愛閱讀、並且想試著從一個讀者變成一個作者開始? 當一個作家打算開始寫作,他會不會需要什麼特別的……某種東西?例如一個特定的場所、特定的時段,或者特定的音樂?作家筆下的情節是事先安排的?還是邊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