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的馬拉松跑者,無論是職業選手還是呼朋引伴去參加路跑的湊熱鬧分子,在跑過幾次之後,都會認知一件事:跑馬拉松的真正重點在你這回的成績與上回相比如何、身體是否更能快速因應不同路況調整、呼吸節奏和肌肉使用是否更隨心所欲⋯⋯等等,也就是說,發現自己是否比先前的自己更進步、自己是否更了解自己的狀況,是比較有意義的事。 就像閱讀。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一次,一個高中生讀者告訴我,我的『修煉』系列陪伴著她渡過那段苦澀的考試歲月,沒有我的書,她一定過不去。」陳郁如說,「她的話讓我很感動,我的小小創作原來也可以幫助別人。」 陳郁如從小就喜歡看書,「好的作品、作者,我都喜歡,理論上什麼書都看;」陳郁如說,「故事書、家裡的百科全書、爸媽的畫冊、食譜、運動健身指南等等,尤其喜歡散文、推理、武俠和奇幻小說。」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說實在話,金庸過世後最早在社群平台上懷念金庸的讀者,有很大的比例,是觀眾。 並不是說他們只看改編自金庸的影視沒讀原著──在二十世紀的八零年代,香港影視產業篷勃發展的時期,金庸的作品是電影與電視劇的熱門改編目標,正在創造「經濟奇蹟」的台灣也拍過一些,不過更直接的是把香港的影視作品配音之後,在台灣播放。 完整文章
有些書因為經典,可以反覆讀、可以挑想複習的章節讀、可能為了找資料做研究讀,甚至可能為了註釋或翻譯的版本比較而讀(利用可以試讀的電子書做這事實在太方便了啊)──所以這類書會進入閱讀榜。 有些書因為精采,所以雖然字數常常很多,但一開始讀就常常停不下來,尤其是不分冊的電子書連換書的功夫都省了,真是完全邪惡的追進度工具──所以這類書會進入閱讀榜。 完整文章
鄭問是第一個進入故宮展出漫畫作品的國內漫畫家,他的早期、中期、晚期作品各有特色,融合水墨、水彩、油畫、數位工具,甚至連油漆、肥皂等等都材料都被拿來做過實驗。其實,「漫畫」在法國早就被認為是「第九藝術」,羅浮宮也和世界各地漫畫家有過合作,其中也包括台灣的漫畫創作者。 完整文章
《史記.刺客列傳》有個姓聶名政的刺客,後來成為張徹武俠電影《大刺客》的主人公(王羽飾演);唐人傳奇〈聶隱娘〉的刺客也姓聶,侯孝賢拍成《刺客聶隱娘》。若再多一兩部電影,刺客都姓聶,大家或許會以為聶家是刺客家族,一如暗器與唐家。 又好比台灣一堆棒球投手姓郭,日本人以為郭在台灣是大姓,影響所及,有個名叫陶德三的人,嚮往投手丘上郭姓投手的威風,於是寫小說取的筆名便姓郭,全名郭箏。 完整文章
「傳音入密」是武俠小說常見的一種武功,使用時運用內功,聲凝如線,送入對方耳中,其他人聽不到。 最早寫出傳音入密的作家是梁羽生。在梁羽生、司馬翎等人的武俠作品裡,大量出現傳音入密的描述。 但因為金庸對傳音入密描述不多,若你只讀金庸,可能對它不甚了了。金庸筆下僅極少部作品、極少數人使用過傳音入密,一是《笑傲江湖》任盈盈,一是《天龍八部》枯榮大師、段延慶。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的武俠小說作者設定的時代背景很模糊,以自己的多部作品建構出獨立的武俠世界,有的武俠小說作者會設定一個現實的時代,但情節幾乎完全另行發揮;也有的武俠小說作者,不但喜歡明確的時代設定,還會利用機會把歷史中實際出現的人物變成自己故事裡的角色。 例如鄭丰。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武俠小說家黃易於2017/04/05因中風過世,他的作品融和東方古代傳說、科技幻想、歷史以及武俠,開創出與金庸、古龍、溫瑞安等前輩不同的路數,曾多次改編為影視及遊戲作品,也有豐富的電子出版品。 黃易在Readmoo電子書銷售作品,「閱讀最前線」也曾訪問過黃易,並邀集國內創作者從不同面向切入,剖析黃易作品的豐富精采。大師驟離,讓我們透過這些精采的文章來懷念他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