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混炒上桌而且讓你一吃大驚的大膽行徑──今村昌弘的「特殊設定推理」

文/犁客 近年有越來越多關於「特殊設定推理」的討論,彷彿它終於成了一個「推理」當中的「子類型」。「類型」的狀況常是這樣的:大多數創作者都遵循某些規矩,讓作品被劃歸為某個類型,然後有一個人試著不要那麼守規矩了,結果弄出來的東西很有趣,大家也很愛,仍把它劃歸在同一個類型裡。而不怎麼守規矩的方式變成一種新…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09:不只是借「毒」殺人,漫談毒殺事件的美麗與哀愁

文/犁客 在華文創作領域裡,葉桑是位傳奇人物。 在林佛兒創辦的《推理》雜誌裡,葉桑發表過超過三十篇作品,1987年「林佛兒推理小說獎」第一次舉辦,得獎作品中也有葉桑的創作。不只推理,青春校園、愛情、奇幻⋯⋯葉桑幾乎不曾限制自己的創作類型,多以短篇為主,光是1985年到1995年間,就出版了十三本短篇…

「我一直認為我不是作者,我就是一個小說讀者。」──專訪《東方慢車謀殺案》作者藍霄

文/犁客 「我一直認為我不是作者,」藍霄說,「我就是一個小說讀者。」 出版過三本長篇小說、發表了近二十篇短篇作品,以發表的年份跨度來說雖然不算多產,但藍霄說自己不是「作者」還是太過謙虛。「那時沒有e-mail、沒用電腦打字,投稿還得用手寫在稿紙上然後裝信封寄出去;」藍霄笑道,「結果雜誌居然還把我的作…

他從未離開大宅,此刻獨自身處洛陽城中,心中忽然動念:「這個城市是活的!」

文/鄭丰 沈綾獨自站在洛陽街頭,勉強壓抑心中的焦慮恐懼,抬頭環望洛陽城中的車水馬龍,熙來攘往,放眼盡是富裕繁華,擁擠忙碌,只看得人眼花撩亂,目不暇給。他看得久了,一時忘卻了自身的孤苦悲傷,好奇地張望起街上的馬車行人,觀望人們的衣飾穿著,聆聽人們的笑語交談,心頭感到一陣奇異的悸動。長到八歲,他從未出過…

【一週E書】某棟很一般的大樓,進了電梯才發現被送到另一個世界

文/犁客 創作小說的起源可能是「如果有XXX會怎樣?」──這個「XXX」如果是現實裡沒有的科技產品,例如「時光機」,那可能就會講出科幻故事,如果是現實裡沒有的魔法產品,例如「光輪2000」,那可能就會講出奇幻故事,如果是現實裡沒有的武功祕笈或神兵利器,那可能就會講出武俠故事。這個「XXX」可以物件可…

「前提是『有趣』,只是我閱讀速度極低⋯⋯」──專訪12月店長陳浩基

筆答/陳浩基 作品一直廣受Readmoo讀者喜愛的香港作家陳浩基,作品橫跨推理、恐怖、犯罪,甚至超自然,但無論哪種類型,總會帶給讀者大呼過癮的閱讀體驗,以及展現濃濃的社會關懷。 這樣的創作本事是怎麼養成的呢?這樣的創作風格是被誰啟發的呢?在訪問陳浩基的時候,我們得到很多出乎意外的答案⋯⋯ 問:從您的…

【一週E書】只要擁有人心,就會招來黑暗,必須擁有人心,才能破除黑暗

文/犁客 被放在同一個大分類當中的作品,有時讀起來根本不像同一類的作品,舉例來說,金庸、古龍、溫瑞安的小說一讀都會覺得是武俠小說,但想想故事其實差別非常大,會覺得它們是同一類,主要是因為場景感覺都像某個「古代」。 日本的「時代小說」也一樣。 「時代小說」的「時代」指的大致上是明治時代之前,常見的就是…

我想奪走讀者大部分的注意力,想讓他們產生同理心──專訪九月店長薛西斯

文字/薛西斯;筆訪/犁客 薛西斯推出揉合陰暗耽美與中二熱血的新作《K.I.N.G.:天災對策室》,再度展現她不受單一類型限制的書寫能力;她的寫作技巧如何養成?對類型的看法如何?以及平常選讀哪些作品?在「像吃剩餘飼料的雞」一樣到書撿字閱讀的年紀,讀了什麼? 讓我們一起一探究竟。 問: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

【一週E書】當年那本不合時宜的書,現在變得「很合時宜」

文/犁客 回顧20世紀的八零年代,會發現那是個相當奇妙的年代。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將近一個世代,無論是戰勝國還是戰敗國,經濟復甦、娛樂事業篷勃發展,許多思考及主義的衝撞在這個時候被收納進入商業體系,而各式怪異的、浮誇的、令人瞠目結舌的誇張展演,則用一種理所當然的炫目姿態出現在各種媒體裡。 商業機制容納…

【一週E書】他說金庸是個⋯⋯小粉紅!?

文/犁客 有些文化人物很有名,你可能讀過或沒讀過他們的作品,但不僅聽過他們的名字,還聽過一些和他們有關的軼事傳聞,對他們的社會形象有些想像、有些印象。 例如魯迅,例如余英時,例如李敖,例如張愛玲。 或者例如金庸──討論金庸作品的書很多,寫金庸生平的書也有幾本,金庸的作品題材更大眾更流行更普及更容易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