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彼得.辛格;譯/李建興 身為澳洲公民,我在最近的聯邦選舉中投了票。大約九五%澳州登記選民也投票了。這個數字跟美國的選舉形成強烈對比,二○○四年總統大選投票率只勉強超過六○%。在總統任期的期中國會選舉,通常只有不到四○%的合格美國選民會去投票。 完整文章
文/克萊夫.漢密爾頓;譯/江南英 大家都知道,中共黨國利用網路間諜活動侵入我們的電信網路,已經有好幾年了。根據 2013 年的《四角方圓》報導,澳洲最重要的政府部門已經被來自中國的駭客侵入,包括總理府、國防部、外交部及處理海外情報的澳洲秘密情報局。外交部第一次遭到中國網路入侵,據信發生在 2001 年。駭客活動在 2007 及 2008 年日趨猖獗,導致「情報圈內部極為擔憂」。[17] 完整文章
文/張惠菁 一個移民的社會,對家庭有怎樣的影響? 例如台灣,我們一直都知道台灣在歷史上是一個移民的社會。現在共同住在這個島嶼上的,有相當比例的人口,祖先是從中國沿海移民來的,1949年是另一波大的移民潮。即使是島嶼的原住民,也有許多部落在近代以來遭遇過遷徙。這些,聽起來是字面上的知識,但我們每個人家裡都分攤了一點這樣的歷史。只是,對一個家,那到底意味著什麼? 完整文章
文/張主羚 「作為一個國際學生,再怎樣苦練英文,永遠有一種『我的英文永遠沒辦法像母語人士一樣好』的焦慮,這種語言焦慮雖然不見得真實,卻會間接顯現在學術和生活的所有面向上,使自己總有一種知識能力低人一等、表達能力低人一等、閱讀速度低人一等、學習速度低人一等、寫作能力低人一等、研究能力低人一等……的感覺——即使現實不見得如此。」 完整文章
澳洲最重要的麥爾斯.富蘭克林文學獎(Miles Franklin Award)2017年得主揭曉,由約瑟芬.威爾森(Josephine Wilson)憑藉長篇小說《生之絕滅》(Extinctions)摘下桂冠。這是一個「老男人」的成長故事:年近七十的佛烈德獨自住在養老院裡,痛恨關於所謂「退休」的一切,直到他認識隔壁鄰居,一個養虎皮鸚鵡的女人,並在她的協助下面對自己過往的秘密與謊言。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賣書的環境好嗎?你問。但看著最近每年底談到出版業的新聞總是用上「寒冬」這兩字,答案似乎不言自明。面臨網路電商的崛起與折扣大戰的夾殺,每個有心經營書店的人總是滿腹苦水。事實上不只是台灣,幾乎世界各地都有這樣的現象。 正因如此,這才顯得德國──精確來說是柏林──在這股潮流中有多麼不一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