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澳洲晴朗的週日早晨,受人景仰的牧師在教堂外與鎮民握手聊天之後走進教堂,原來應該是要換上聖袍主持禮拜,結果卻是揣著一把獵槍走回室外,舉槍射擊,殺了五個人。 在場的民眾都認為牧師很冷靜,並不瘋狂,要不是被趕來的警員射殺,牧師應該會繼續槍殺更多人;殺戮以牧師的死劃下句點,接著有報導指出牧師其實是個會對青少年男孩毛手毛腳的戀童癖,這場殺戮正與牧師不為人知的黑暗面有關。 完整文章
理查.費納根的長篇小說《歲月之門》,像是慢動作鏡頭組合起來的電影。戲劇性不強——從讀者一端的閱讀感受來說,雖有情節,但轉折之處不夠曲折,偶有風起,不夠雲湧。但對書中人物來說,衝擊力強大無比,生命暴雨把他們的人生路基給沖毀了。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武漢肺炎改變了我們的日常生活,特別是與旅行相關的每一件事。也許改變是唯一不變的事,但我們卻從未預期這樣的劇變:《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日前宣布暫停墨爾本與倫敦大部分業務營運、停刊月刊,雖仍透過愛爾蘭都柏林、美國田納西州的據點出版旅遊指南,在此嚴峻情況下,《孤獨星球》仍將面臨裁員。 完整文章
文/彼得.辛格;譯/李建興 身為澳洲公民,我在最近的聯邦選舉中投了票。大約九五%澳州登記選民也投票了。這個數字跟美國的選舉形成強烈對比,二○○四年總統大選投票率只勉強超過六○%。在總統任期的期中國會選舉,通常只有不到四○%的合格美國選民會去投票。 完整文章
文/克萊夫.漢密爾頓;譯/江南英 大家都知道,中共黨國利用網路間諜活動侵入我們的電信網路,已經有好幾年了。根據 2013 年的《四角方圓》報導,澳洲最重要的政府部門已經被來自中國的駭客侵入,包括總理府、國防部、外交部及處理海外情報的澳洲秘密情報局。外交部第一次遭到中國網路入侵,據信發生在 2001 年。駭客活動在 2007 及 2008 年日趨猖獗,導致「情報圈內部極為擔憂」。[17] 完整文章
文/張惠菁 一個移民的社會,對家庭有怎樣的影響? 例如台灣,我們一直都知道台灣在歷史上是一個移民的社會。現在共同住在這個島嶼上的,有相當比例的人口,祖先是從中國沿海移民來的,1949年是另一波大的移民潮。即使是島嶼的原住民,也有許多部落在近代以來遭遇過遷徙。這些,聽起來是字面上的知識,但我們每個人家裡都分攤了一點這樣的歷史。只是,對一個家,那到底意味著什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