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佳芬 「你看你爸啦……」老媽一直把老爸的問題丟給我? 「妳看看妳爸爸啦,抽血報告有三高,電腦斷層還說有小中風的現象……」碧玉姨趁著獨生女兒君君回家時,抓住機會,開始數落老公。 「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啦。」溪海伯不耐地回答。 「醫生建議除了吃藥,最好要時常運動。吃飽了,不要馬上去躺。妳聽到了齁?我只叫他去外面走一走,他就不高興。」 「我有散步啊,但是走久了,腰會痠,所以才會去休息。」 完整文章
文/飯島裕子;譯/洪于琇 有不少女性由於收入微薄只能依賴原生家庭才能過日子。然而,無法永遠依賴父母親的收入和年金也是事實。 山口多惠(三十歲)大學畢業後為了追求成為舞者的夢想,繼續住在家裡,同時也靠打工維持生活。多惠以舞者身分定期在舞台上表演,順利累積舞者資歷,但幾年前,父親的工作受到經濟不景氣波及,越來越不順利,多惠成為家中仰仗的收入來源,開始身兼超市和餐飲店的打工。 完整文章
文/雙寶娘(譚惋瑩) 當我還是孩子時,一天到晚聽到身邊的大人對我說:「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長。」「薑還是老的辣。」大人不斷地將自己的思想和行為模式灌輸給孩子,要求孩子永遠走在他們認定「正確」的道路上,但很多時候,成人的規則在孩子的世界往往無用武之地,只是大人不想承認而已。 孩子的世界:交換東西是交朋友最快的方法 完整文章
文/藍佩嘉 在河岸國小,儘管嚴格的體罰已不復存在,老師對於不聽話的小孩仍不時用威嚇的方式,例如丟粉筆、用書本拍頭,或口頭上的警告,如「棍子拿出來,等一下修理你」、「如果你們再講話,老師就會拿膠帶把嘴巴貼起來,然後上面寫『我很愛講話』。」不同於天龍國小的老師害怕中產階級家長申訴,小心翼翼避免處罰學生。河岸國小的家長多直接告訴老師:「不乖就打沒關係」、「小孩不乖就是要抽」。 完整文章
文/丹娜.蘇斯金;譯/王素蓮 雖然不是所有研究都顯示,早期接觸數學對話存在性別差異,但可能是更強而有力的對話形式,影響了女生的數學成績,那就是「性別刻板印象」。這很可能是導致女生遠離可能有興趣的領域,阻止她們參與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等重要領域,在其中發展專長並做出貢獻。 完整文章
文/金熹暻;譯/簡郁璇 既然此書以孩子為焦點所探討的第一個家庭問題是體罰,那麼就先窺探瑞典對體罰的態度吧。瑞典是世界上第一個以法律禁止父母體罰的國家,而以法律全面禁止各種體罰,則是在一九七九年。《兒童權利公約》是於一九八九年生效,等於領先了十年。 完整文章
文/金熹暻;譯/簡郁璇 「要知曉一個社會的靈魂,就看這個社會對待孩子的方式,除此以外,沒有更好的辦法。」 二○一四年三月的某一天,我偶然看到前南非總統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的這句佳言。那是我在蔚山調查一名孩子遭家暴致死的案件,發表相關報告之後,也是大眾剛開始討論一位被送養到美國的孩子,被養父毆打致死的時候。 當時我負責的是 NGO「救助兒童會」(Save th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