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Mumu 每次只要我在粉專上放上神獸兄妹搗亂的照片,一定會有人問我怎麼處罰他們,彷彿不處罰就是沒有在教小孩一樣。 我自已是在一罪一罰的環境下長大的,不管是不是不小心的,都會被處罰挨罵,我只要弄壞東西或是考不好,就會提心吊膽一整天,想著該怎麼啟齒、等著回家被罵。害怕挨打挨罵、想要能藏多久就藏多久的心情,是我長出心事的開始,小時候總覺得等著我長大的,是無止境的教訓。 完整文章
文/吳曉樂 談到私心鍾愛的作家,伊恩,麥克尤恩絕對榜上有名。他的創作備受矚目,掄獎無數,改編成電影的機率奇高,部部精品。很多讀者也許從《贖罪》、《判決》、《愛,留在海灘那一天》等電影為始,初探這位蜚聲國際的作家。麥克尤恩的作品不僅展示出他對於人性無止盡的觀察,他折疊情節的技巧亦往往教讀者目不暇給,接觸他的文字永遠不會太遲。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廢文就像是種態度吧,用非正式的心態寫文章,但當然也有一定的目的性,還是希望大家去讀這些內容的。」賴曉妍在臉書上記錄與家中三個孩子們相處的生活日常,親子生活在她筆下,寫來輕鬆詼諧,令人發噱,但幽默文字背後,卻有一套獨特的教養哲學。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就是靈光一閃想到的,之後的篇章選擇,也是依照最初內心的震動,」寫作四十年,郭強生出版精選集《甜蜜與卑微》時,腦海中浮現的書名,來自王爾德所說:「我們都活在陰溝裡,但仍有人仰望繁星。」這樣的甜蜜與卑微,彷彿貫串郭強生過往生活、美學的一切。 完整文章
文/金允那;譯/游芯歆 「我講話比較直。心裡其實不那麼想,但每次開口就變成這副德性。我說話的語氣已經得罪了很多人……可是我本來說話就這樣,有什麼辦法?」 「我本來就不太會說什麼難聽的話。與其大聲爭執,不如我自己做了算了。大吼大叫、情緒激動,會讓我感到不安。」 「我說話比較拐彎抹角,要我直截了當地說,反而會覺得很不自在……所以說話往往會繞圈子,而且還會看人臉色、小心翼翼的。」 完整文章
文/蔡佳芬 「你看你爸啦……」老媽一直把老爸的問題丟給我? 「妳看看妳爸爸啦,抽血報告有三高,電腦斷層還說有小中風的現象……」碧玉姨趁著獨生女兒君君回家時,抓住機會,開始數落老公。 「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啦。」溪海伯不耐地回答。 「醫生建議除了吃藥,最好要時常運動。吃飽了,不要馬上去躺。妳聽到了齁?我只叫他去外面走一走,他就不高興。」 「我有散步啊,但是走久了,腰會痠,所以才會去休息。」 完整文章
文/飯島裕子;譯/洪于琇 有不少女性由於收入微薄只能依賴原生家庭才能過日子。然而,無法永遠依賴父母親的收入和年金也是事實。 山口多惠(三十歲)大學畢業後為了追求成為舞者的夢想,繼續住在家裡,同時也靠打工維持生活。多惠以舞者身分定期在舞台上表演,順利累積舞者資歷,但幾年前,父親的工作受到經濟不景氣波及,越來越不順利,多惠成為家中仰仗的收入來源,開始身兼超市和餐飲店的打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