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吳媛媛 有一年的十月初,我收到一封厚厚的信件,是瑞典的大學教師工會寄來的,上面寫著:「今年的薪資討論就要開始了,你準備好了嗎?」打開郵件,裡面有一本小冊子羅列了瑞典全國各科系、職別的最新薪資資訊。這封信每年會定期寄到工會會員的家裡,過去我通常只看和自己相關的欄位,確認自己的薪水落在尚屬合理的水準,就不再細想這件事。 完整文章
文/ 吳媛媛 記得有一次,我和先生的同事們聊到了不同國家的中學教育,我形容自己在臺灣的經歷:一個老師教四十位學生,教學以講課的方式為主,評量則多採取可以快速評分的選擇和填充題。一個瑞典老師聽了之後說:「你們的教育聽起來很便宜,可以替政府省不少錢。」我聽了一愣。我聽過很多描述臺灣教育的形容詞,但是「便宜」這個詞,倒還是第一次聽到。 完整文章
文/吳媛媛 瑞典的義務教育不是最完美的,但在充沛的資源和意願下,他們確實是卯足了全力。在新興網路媒體帶來的一片亂象中,為了培育一個個未來的媒體讀者和媒體工作者,讓媒體發揮最大的民主效用,瑞典各團隊不斷針對考試結果和社會趨勢進行大小規模的研究,並在教學和考題上加以對應和改革。 完整文章
文/吳媛媛 前幾年新竹市復興高中學生模仿納粹的事件引起了臺灣社會的關注,這讓我想起多年前和各國朋友在曼谷逛夜市,那時泰國年輕人似乎正流行納粹符號,滿街都在賣納粹和希特勒的T恤,讓歐洲朋友看了哭笑不得。但是同樣的,我曾經去一個主修日文的瑞典同學家參加派對,一進他的房門,迎面就是一大面皇軍旭日旗,其他瑞典同學看了稱讚好酷,亞洲同學則說不出的尷尬。 完整文章
文/金熹暻;譯/簡郁璇 既然此書以孩子為焦點所探討的第一個家庭問題是體罰,那麼就先窺探瑞典對體罰的態度吧。瑞典是世界上第一個以法律禁止父母體罰的國家,而以法律全面禁止各種體罰,則是在一九七九年。《兒童權利公約》是於一九八九年生效,等於領先了十年。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讀過《龍紋身的女孩》或看過同名改編電影,你可能會對其中一個橋段印象深刻──劇中男主角布隆維斯特因故得去坐一陣子牢,但小說裡他坐牢時還帶了筆記型電腦進去寫書,電影裡(尤其是瑞典原版)那個監獄環境看起來好像只是人比較擠一點的度假平價旅店。 完整文章
文/沈載源 拜訪完芬蘭大使海涅一家人後,過了兩個禮拜,終於換我們招待他們。我一直在煩惱究竟該準備什麼菜才好,最後,買了一瓶白酒,太太準備了沙拉,以及一些餐前麵包和韓式年糕,然後也買了首爾城北洞知名的鍋巴燉雞 。在海涅女士一家人抵達前一小時,鍋巴燉雞已先送達我們家(至今我依然對於不是親手熬煮的感到有些抱歉)。我們重新擺盤,和兒子一起靜待芬蘭大使一家人的到來。 完整文章
文/瑪格麗塔.曼努森;譯/陳錦慧 我在整理遺物。這種事我們瑞典話稱之為döstädning。 其中的dö ,意思是「死亡」,städning是清理。在瑞典語裡,這個字的意思是,當你覺得自己就要離開地球的時候,先把用不到的東西清理掉,讓你的家變得舒適又整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