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走書市四十年──陳隆昊談台灣書市變化、唐山出版的過去與未來

文/犁客 「大家注意過唐山出版的logo嗎?第一代的logo上方是本書,然後翻過來,因為我那時是做翻版書的嘛;」陳隆昊笑著解釋,「進入電腦作業時代,第二代的logo,下方看起來就是個鍵盤。」 陳隆昊在1979年成立唐山出版社,隨後開設唐山書店,四十年來,一直被視為台灣獨立出版的先行者。2013年台灣…

黑衣人問話、手抄禁書,《返校》是他們的真實日常

文/臺北市政府文化局 他們或許是老臺北人,或許來自於宜蘭鄉下,也有中南部的農村孩子,但他們不約而同匯集在臺北都會,他們喜愛文藝,行走於非主流與時代流行之間,尋找自己的使命與認同,純粹的為自己的愛好而奉獻,他們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迎向文藝的新浪潮,也面對來自傳統的疑問與責難,從而影響、激勵了好幾個世代…

白色恐怖年代,重慶南路書街曾是「通匪」大本營

文/徐明瀚 沿著重慶南路上,至今可見許許多多的書報攤,在解嚴後多年才開始逛書街的我,聽聞過曾經有這樣一個充滿禁書的時代,若要買禁書,總得和書攤老闆打好照面,老闆才會從平台下或布包中拿出那些充滿禁忌的書刊。若放在確切的時空背景,重慶南路這些禁書攤的地理位置,正是隔著總統府的另一頭,緊鄰著北一女附近博愛…

「我寫作時總想傳達一個理念:人是良善的。」──專訪吳念真

文/犁客 「到了一個年紀,」吳念真說,「閱讀真的變成非常非常非常簡單的一件事。」 吳念真拍廣告、演舞臺劇、當導演當編劇,大家幾乎都忘了,他剛退伍、白天工作晚上唸大學夜間部的那段時間裡,連得了三年「聯合報小說獎」──初入藝文界時,現今人稱「吳導」的吳念真,身分是「作家」,「閱讀」是他從小開始就有的興趣…

他們每年公布最常被人檢舉的禁書,然後⋯⋯邀請大家一起來讀!?

編譯/暮琳 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如此敘述言論自由:「人人有主張及發表自由之權;此項權利包括保持主張而不受干涉之自由,及經由任何方法不分國界以尋求、接收並傳播消息意見之自由。」 每年九月的最後一週是美國的禁書週(Banned Book Week),是圖書館員、教師、學生與社會大眾以禁書向言論自由…

愛書人絕對不可能全身而退!──創意滿點的經典作品周邊商品!

編譯/黃彥霖 2017年6月初,企鵝藍燈書屋(Penguin Random House)突然宣佈:我們要開始賣紀念品和T恤了! 這間全球最大的出版商並不是想從此轉換跑道投身服飾業戰場,而是因為他們收購了一家只要是熱愛書本、閱讀與文學的人都會愛不釋手的周邊商品開發商! 創立於 2010 年的「Out …

來自北韓內部的禁忌故事:螢火蟲微光映出的《指控》!

編譯/黃彥霖 2017年3月初,一本樣貌怪異的小說集突然出現在英國與美國的書店與Amazon網頁上,等著全世界的讀者把它放進購物車裡。 它的封面看起來像是製作過程粗糙的盜版書,或是從1970年穿越時空而來的老舊漫畫:穿著軍服和學生制服的人們正對著畫面以外看不到的地方高聲歡呼,個個笑容滿溢,像一群幸福…

各大書評與閱讀網站綜合評選、有始以來最恐怖的小說書單!

文/白之衡 在各種類型小說中,恐怖小說絕對是最讓人又愛又恨的一種,每次都在夜裡讀得心驚膽跳,全身緊繃,後悔自己為何不早點闔上眼睛睡覺,卻又被情節深深吸引,完全捨不得把書閤上──這就是恐怖小說的魅力。事實上,恐怖(horror)這個類型涵蓋極廣,許多涉足奇幻、兒童、推理等類型的作品都與之互相交集,甚至…

赫胥黎的警語:在這個時代,老大哥並沒有存心監看我們,是我們自己盯著他看

文/波茲曼 我們翹首凝望一九八四年逼近。那年來了,預言並沒有成真,心懷憂思的美國人輕聲歌詠讚美自己;自由民主的根基屹立不搖。不論歐威爾《一九八四》的恐怖夢魘是否在別處成真,起碼美國這裡倖免於難。 然而我們忘了,除了歐威爾的陰鬱想像,還有一種年代稍早,略少人知,卻同樣令人膽寒的預言:赫胥黎的《美麗新世…

【故事‧說書】文字是最猛的炮火,最柔的安慰

文/王健安(《用觀念讀懂世界歷史:科學革命至當代世界》等書作者)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試想看看,如果你是即將要上戰場的二戰美國士兵,你會帶上那些隨身物品?基本的武器裝備、彈藥、糧食等當然不在話下,除此之外,你可能還會需要什麼?像是一兩本可幫助你消磨時間、抒發感情,暫時從壓力解脫的書本。 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