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喬治.翟登;譯/甘錫安 如果你剛好在1980年代中期已經出生而且經常看新聞,應該會覺得咖啡對身體很不好: 「喝咖啡與女性罹患心臟病的風險有關」 「肺癌風險『可能源自咖啡』」 「每天喝五杯咖啡會使風險提高為三倍」 「研究顯示喝咖啡的人罹患癌症風險較高」 「研究指出咖啡可能使心臟病風險加倍」 但1986年初,美聯社又發布以下這條新聞: 「研究發現咖啡不會提高心臟病風險」 完整文章
文/朴容基;譯/陳聖薇 幾年前某部韓劇中,全智賢(전지현이)的那句「下雪就該吃炸啤」的台詞,曾經讓中國人瘋狂深陷於「炸啤」的熱潮;然而就算沒有看過這部韓劇,冷颼颼的下班路上,若是聞到不知何處飄來的炸雞香味,任何人都會深陷那香噴噴的誘惑之中。 完整文章
身為人,我們過於在意自己。我上次深刻意識到這件事,是在台北捷運舉辦「擬人化行銷」的時候。2019年捷運局跟廠商合作,替主要幾個捷運路線設計動漫風格角色,並各自創辦粉絲頁。這些角色會互嗆,並各有自己的粉絲護航。這個活動很成功,每個捷運路線角色本身和部分話題,都成為當時人人知道的梗。我不知道你感覺如何,但我當時發現一件事:我最常搭乘的路線的角色被嗆的時候,我竟然有點生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人覺得「科學」就是用目前的科學證據去檢查某件事是不是「符合科學」,例如「用錄音機不能錄到鬼啦那個是騙人的」。但實際上並不是如此。不是說錄音機可以錄到鬼(說到這裡忽然覺得「錄音機」本身已經是個瀕危物件了,時代啊),而是說這樣子的說法其實不完全算「科學」。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每當有人拿「這不科學」出來反駁某個看法時,常見的回敬方式有幾種,「科學無法解釋所有事情啦」、「你說不科學但某某科學家明明就認同這個看法難道你比人家更懂嗎」等等算是比較有道理的,其他還有很多沒什麼道理或者根本沒道理甚至超級大滑坡的我們就先不討論了。 這兩個說法比較有道理的原因在於,第一個說法其實沒錯,第二個說法找了實例來反駁。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到法國巴黎旅行,除了熱門景點之外,或許可以到蒙馬特第十八區走走。你會在一處街角發現一座古怪的塑像,塑像的頭、手及一條腿伸出牆外,其他部分隱在牆中,看來像是這人正要同手同腳地穿牆而出,但被卡在半途。 這座塑像的長相用了法國作家馬歇爾.埃梅的臉,半陷於牆中的姿態則取自埃梅最有名的短篇《穿牆人》。 完整文章
文/理查.費曼;譯/吳程遠、師明睿、尹萍、王碧 我也研究過超感知覺現象,最近的大熱門是焦勒(Uri Geller),據說他只要用手指撫摸鑰匙,就能使它彎曲。在他邀請之下,我便跑到他旅館房間內,看他表現觀心術。在觀心方面他沒一樣表演成功,也許沒有人能看穿我的心吧?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其實在我那個唯有讀書高的年代,對未來職業的想像是很狹隘的,」「哇賽!心理學」創辦者與總編輯蔡宇哲,從小被要求念書,當時心裡想的出路,就是念書的最高級——成為科學家。對照如今,蔡宇哲扮演的似乎是日常裡的科學家,走出高聳的學術象牙塔,用文字、影音,把科普知識變得簡單易懂。 但踏入心理學領域,並不在他最初規劃內,而是轉了個彎的結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