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們都是時間旅人》的原文書名叫《Time Travel: A History》,有點機巧:不管副書名的話,這個英文直譯是《時間旅行》,不過內容講的不只有「時間旅行」這回事,還包括許多與「時間旅行」相關的小說或影視作品、「時間」在科學、文學及哲學當中的定義辯證等等。是故,書名還有「在『時間』這個主題中『旅行』」的意思。 完整文章
文/烏瑞克.鮑澤;譯/張海龍 讓我們更仔細檢視一種必須費很大力氣的提升方式,專家稱之為「提取練習」。 班奈特.史瓦茲是美國頂尖的記憶專家,我到他位於佛羅里達國際大學的辦公室拜訪他時,他正站在辦公桌旁。柔和的陽光灑滿整個房間,透過寬大的窗戶可以看見外面那個棕櫚樹成蔭的方形庭院。 穿著短袖襯衫和寬鬆長褲的史瓦茲似乎正在輕聲地自言自語,而且咕噥了很久,看起來就像生活在另一個神祕難懂世界的僧侶。 完整文章
說實在的,《山海經》並不好看,我不會為之背書,說這書超好看。儘管很多神話源自此書,但在閱讀到神話之前,得攀山涉水,遇到很多奇形怪狀的草木鳥獸與礦物,這些記載,支離破碎,不成系統,偶有刺激,看過即忘。即使神話,也是零零散散,敘述簡略,若以它為小說題材,並不好表現。倒是頗適合線上遊戲與圖鑑。網上看到諸多《山海經》的角色圖,色彩斑斕,造型奪目,視覺效果強烈。 完整文章
台灣中學就文理分家了,文科生和理科生上的課程內容差異頗大;但美國在高中教育,大多是文理不分家的,只是依個人興趣而有不同的課程選修。 儘管台灣,或者說所有亞洲國家的高等教育,基本上都複製歐美、尤其是美國的大學制度,然而,很多美國頂尖大學,文科和理科基本上是在同一個學院,而非分屬不同學院,很多自然科學的學系,大學生可以選擇拿文學士,而非一定拿理學士學位。 完整文章
文/劉炯朗 諾貝爾獎不頒給已經過世的人,嚴格來說,只能頒給在獎項宣布當天仍在世的人。例如大家都公認基爾比和諾伊斯(Robert Noyce)是積體電路的發明者,但是當基爾比在2000年以積體電路的發明獲得諾貝爾物理獎時,諾伊斯已經於 1990 完整文章
文/湯姆.尼可斯;譯/鄭煥昇   無知在美國是一門邪教,而且源遠流長。 反智像一道綿延不絕的線,蜿蜒貫穿著我們生活中的政治與文化面, 至於滋養著這條線的謬誤觀念,則是: 民主就等於「我再無知,也可以跟博學的你平起平坐」。 ──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完整文章
文/泛科學網站總編 鄭國威 不管你對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看法如何,大概都願意承認他還真是個金句生產機(儘管失言次數也不少),例如「當醫生時很少聽到謊話,當市長時很少聽到真話」這則金句,單就媒體上的曝光,我算起來,從 2016 年起他至少公開講過四次。 完整文章
文/閱讀人網站主編 鄭俊德 別鬧了!寫科普故事會有人想看嗎?但我今天要說的科普主角不同於一般的科學家。 他是歷史上唯一被按摩院請去畫裸體畫、在酒吧等待豔遇卻在廁所尿尿跟人大打出手、偷偷打開放著原子彈機密文件的保險櫃、跑去巴西森巴樂團擔任鼓手。 更特別的是他還曾經跟愛因斯坦和波耳討論物理問題,也曾為了想證明數學可以賺錢跑去賭城跟職業賭徒研究輸贏機率,連太空梭事故他都能用一杯冷開水解開謎團。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很多故事裡,科學家大致上以幾種形象出現: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瘋痲而且不大理會社會標準、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痴呆不大能夠處理人際關係、因為太聰明所以自找麻煩地想要毀滅世界(或者保衛世界),或者,在好萊塢比較常見的,因為太聰明所以變成動作片主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