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文明和野蠻的分野,並不如我們所想那般涇渭分明──讀泰斯凱蘭二部曲

文/楊詠翔(博客來Okapi「鹹水傳書機」專欄、自由譯者) 二○二○年,新銳作家阿卡蒂‧馬婷(Arkady Martine)以出道作《名為帝國的記憶》(A Memory Called Empire)奪得科幻大獎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殊榮,並於隔年推出續集《名為和平的荒蕪》(A Desolation Ca…

【一週E書】想同戀人講講思念,但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

文/犁客 提到「科幻小說」,有些人會聯想到戰鬥場面、爆炸、機器人、太空船或外星怪物之類東西,這樣的聯想沒什麼問題,只是它變成刻板印象的話就和事實差距很大,除了不是每個科幻故事都會出現上述每種東西之外,很多科幻小說連戰鬥場面和爆炸都沒有──那個很可能是拍電影時加的而大家也的確因此印象深刻。 提到「科幻…

沒有人能用一句話形容《沙丘》,它每本續集都在超越前一本

文/龍貓大王通信 你去過沙漠嗎?可能很少人有過這種體驗:眼前是一片不可思議的金黃,延伸到無邊無際,甚至超出你的想像力之外。那壯大的視覺奇觀,很容易令你誤以為,整座星球早已經被這片沙漠覆蓋。這種震撼甚至強大到令你屏住呼吸……而當你的自主神經開始發揮機制時,隨著空氣順勢鑽進鼻孔的細砂,將會刺痛你的鼻腔。…

身為一臺無情的殺戮機器,我沒幹掉多少人,倒是追了很多劇⋯⋯

文/瑪莎.威爾斯;譯/翁雅如 在我駭進自己的控制元件後,原本可以就此成為瘋狂殺人魔,但我突然發現自己可以連上公司衛星的娛樂頻道訊號。於是,自那以後已經超過了三萬五千小時,這段時間我沒幹掉多少人,倒是──大概啦,我也不知道──幹掉了近三萬五千小時分量的電影、影集、書、舞臺劇和音樂。 身為一臺無情的殺戮…

將近五十年前出版的科幻小說,至今仍引人入勝

文/陳安儀 這幾年,科幻作品幾乎是青少年小說的「顯學」──這一代三C餵養長大的小孩愛看科幻作品,似乎是再正常不過的了!不過,一部已經出版了將近五十年的科幻作品,直至現在讀起來還能讓人津津有味,那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我認為,一部好看的科幻作品,應該要具備下列幾個條件: 一、創意無限:即便外星人出…

跨世代的閱讀魅力:「三腳征服者」及其中文版的前世今生

文/譚光磊 講到科幻小說,我們第一個想到的可能是艾西莫夫 (Isaac Asimov) 的《基地》(Foundation) 或亞瑟.克拉克 (Arthur C. Clarke) 的《二○○一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 等經典作品,或者近來席捲書市的《時間迴旋》和《羊毛記…

【一週E書】我是個熱衷追劇不忘工作運氣衰毛的殺人機器人

文/犁客 有的時候,一個詞會慢慢轉變原有的意義。例如「厭世」。 原先這倆字就有「討厭俗世」的意思,所以表示想要遠離塵囂──例如去山裡隱居,不是去死。再者它也有「離開俗世」的意思,也就是去世──但指的就是死亡,不是想死。再來有個曾經在古早小說裡會看到的用法,是「出醜」的意思──但這用法現在幾乎沒人用了…

為什麼要在小說裡置入現實事件?(其實不用硬要放啦)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因為近幾年俺常在出版的作品裡置入現實事件,所以有些講座或課程,會找俺講「從現實取材」或「實案改編」之類的題目,尤其在《FIX》出版之後,這種情況更多。 倘若時間可以配合,分享這類創作經驗自然沒啥問題;但有時俺會在準備講座內容時,生出一些奇妙感想。 …

科幻黃金時代在台的唯一代表

文/利物浦大學科幻研究碩士 林翰昌 上個世紀的八○到九○年代初期,台灣科幻在張系國定於一尊的領導下,透過時報文學獎附設科幻獎項的設立,激發出一些水準頗高的得獎作品。然而,這股力量終究無法發展成一個成熟穩定的在地化文類。 隨著《幻象》停刊、張氏淡出江湖後人亡政息;當時從科幻獎發跡的「新銳」作家,除了另…

在渾沌的七竅之外,住著有血有淚的傀儡—— 閱讀許順鏜的第一部科幻小說集

文/科幻作家 洪凌 第一次接觸中文科幻小說,約莫在國中二年級,十四至十五歲,除了迷戀自己的二十幾歲大姊姊國文老師(因此寫很多小段子來取悅她),最強烈的嗜好之一就是閱讀。彼時在瀰漫著星辰碎片與潮濕塵埃氣味的地下室書店蒐羅了三本「科幻文學獎年度小說選」(經確認,此三本都是知識系統出版且由張系國主編的「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