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我認為一個天生的作家、真正的作家,不管做什麼,遲早都會回到寫作的道路;」管家琪說,「只是大家的機緣不同。」 管家琪從小作文成績就好,和很多類似的孩子一樣懷抱著作家夢,「因為父親調職的關係,我小學唸了三個學校,很喜歡寫信給同學,不過收到的回信很少,但總之我就是愛寫嘛;」管家琪道,「那時想當作家,但是還沒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向,所以對寫作其實沒什麼自信,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寫。」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生長在海嘯地震寒害等多災多難的日本東北岩手縣,身後才家喻戶曉的詩人、童話作家宮澤賢治,儘管家中經營當舖還算優裕,但是在精神上和實質生活上也受到無可言喻的衝擊和影響。 然而,對一顆敏感的心靈而言,大自然的力量帶來的不僅只有破壞的瘡痍,也有因敬畏而產生的神祕牽引,以及四季生物生生不息循環的觸發與感動。 完整文章
無論國內國外,羅曼史和言情小說的讀者群一直基礎穩定──他們也許會改變消費習慣,例如從實體書店改成網路書店、從紙本書改成電子書,但閱讀的熱情不會改變。另一方面,除了有一定數量的創作者持續產出這個類型的小說之外,也有少數這類創作者會跨出固定領域,嘗試不同結合,不但是對自己的挑戰,也是帶給書迷的驚喜。 完整文章
文/徐珮芬 有時父母會欺騙你 說只要你快樂長大 有時童話會欺騙你 讓你以為這世界上 沒有永遠的醜小鴨 有時課本會欺騙你 讓你專程跑到河邊 看小魚逆流向上 有時總統會欺騙你 就像情人一樣 上了之前說的話 總是比較動聽 有些傷心的人會騙你 答應你要好好活下去 其實是要你答應 沒有他,你也要好好活下去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你就騙回去 拿根菸,從容走上樓頂 讓他們以為你不過 想看看天空的雲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什麼時候起,當孩子說出充滿空想的天真話語,我們不僅不感到興奮、開心,反而覺得被挑戰、被冒犯了? 又是什麼時候起,我們一邊讚嘆某些奇思幻想的瑰麗,為之深深感動,卻又告誡自己那樣不切實際、不可能、不合理? 受到社會常規與常識薰染束縛的成人,漸漸失去感受性與想像力感知靈魂的存在,亦即,我們在我們視之為「現實世界」的框架哩,僵死了。 完整文章
文/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譯/徐碧貞 還有另一種原型故事值得一提。如果你讀了《世界經典文學童話》(Fairy Tales of World Literature)一書,你會發現在某些民族的故事中,所謂的童話事實上都是動物的故事,即便是在格林兄弟搜羅的故事中,也有好些動物的故事。根據勞倫斯.凡.德.普司特(Laurens van der Post)的《獵人之心》(The Heart 完整文章